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幻想 → 妖醫傾天:皇上乖一點!

妖醫傾天:皇上乖一點!

滅絕師太 著

完本免費

妖醫傾天:皇上乖一點是一本玄幻言情小說,作者是滅絕師太,主角是雪寂言,安若素,花月魂。前世她是個軍醫,在一次醫療救援行動中遭遇地陷,再醒來時,發現自己渾身是傷的躺在荒無人煙的白樺林里,身邊多了一個女兒叫花花,腦子里多了一大堆不屬于自己的記憶。他,本是這天下最尊重的人——皇帝,卻因為陰謀而變成一個孩童。她擁有萬能的醫療空間,將棄婦她之人紛紛滅之。至于這個賜她‘蕩婦’牌匾的男人,唔,先從乖萌拖油瓶開始做起吧。

127.1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8/20

免費閱讀

妖醫傾天:皇上乖一點是一本玄幻言情小說,作者是滅絕師太,主角是雪寂言,安若素,花月魂。前世她是個軍醫,在一次醫療救援行動中遭遇地陷,再醒來時,發現自己渾身是傷的躺在荒無人煙的白樺林里,身邊多了一個女兒叫花花,腦子里多了一大堆不屬于自己的記憶。他,本是這天下最尊重的人——皇帝,卻因為陰謀而變成一個孩童。她擁有萬能的醫療空間,將棄婦她之人紛紛滅之。至于這個賜她‘蕩婦’牌匾的男人,唔,先從乖萌拖油瓶開始做起吧。

免費閱讀

安若素倒吸一口涼氣。

這小娃娃真真是個怪胎!

她挑眉,手臂揚起,毫不客氣的揪住了他的耳朵。

“喂,小屁孩,回答你恩公我的問題,不要總是反問!”

“三十里路!”雪寂言忙不迭的甩掉她的手,這個女人真無聊,干嘛動不動就扯他的耳朵?他的耳朵,是可以隨便扯的嗎?就算他的衣角,都沒人敢扯的!

安若素那邊卻沒心思管他,她只想著怎么逃命。

首先得把三人衣服上的血跡清除掉,不然一出現在青冥山附近的青虛鎮,便會引人注目,對了,卷卷的性別要改,那些人追的是男孩,她要把他變成女孩,好在他和花花年齡相仿,扮成雙胞胎姐妹花最好了。

她動手給雪寂言梳頭發,將他原本的一個發髻打散,梳成可愛的雙髻,又編了小辮子,梳了跟花花一樣的齊眉劉海。

雪寂言初時不知她要做什么,后來明白了,嘴角微微抽搐,卻也無可奈何,只得任由她打扮。

花花倒是很開心,在旁拍掌笑:“小哥哥變成了小姐姐,真的好漂亮!”

“別說,還真是很漂亮!”安若素歪頭看看自己的作品,十分滿意,這小怪胎跟花花一樣,生了一雙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皮膚粉嫩,眼睛水汪汪,猛不丁一看,還真以為他們是一對姐妹花。

打扮完卷卷,她把三人的衣衫都脫下來,在地上搓了又搓,鮮血被泥灰覆蓋,什么也看不出來,她這才松了口氣,把自己的破長衫撕了,做了個簡易布袋,將小卷卷背在背上,右手牽著小花花,三人沐著月色上路。

雪寂言趴在她背上,沉默的看她忙活,他身受重傷,連動一下都不可能,沒法幫她忙,只能安心當累贅。

雪寂言見過少心無肺的,但沒見得少得這么厲害的,逃難路上居然還有閑情逸致去采野花,時不時又會變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來,比如,一種透明袋子裝著的甜絲絲的水,再比如,透明包裝里裝著的硬硬的糕點。

水很好喝,喝了精神倍增,糕點也很好吃,只一小塊就能吃得很飽,白樺林里落葉繽紛,風景絕佳,有那么一瞬間,雪寂言懷疑自己遇了仙。

只有仙女,才能變幻無窮,也只有仙女,才有這么清澈明快的性格。

但很快,他知道自己是在發夢,因為安若素雖然能變出很多古怪東西,卻唯獨變不出銀子來。

五天后,三人如同乞丐一般,站在青虛鎮街頭,對著川流不息的人流發怔。

安若素自言自語:“我們需要一輛馬車,一桌豐富的飯菜,三套合身的衣裳,還要再好好洗個澡……”

“其實我們最需要的是銀子!”雪寂言一針見血。

“對!”安若素瞇眼笑,“卷卷就是聰明!”

“娘親,你老夸卷哥哥,花花不聰明嗎?”花花在旁吃醋。

安若素連忙哄道:“花花比卷卷還聰明,而且,花花的鼻子比卷卷的靈多了!”

“那是!”花花很得意,吸了吸鼻子,說:“娘親,我都能聞到銀子味道!”

安若素仰頭看天。

這個,有點夸張了。

但花花小手一指,奶聲奶氣道:“娘親,剛剛過去的那個胖叔叔身上的布袋里,裝了滿滿一布袋銀子,銀子味可濃了!”

“嗯?”安若素扭頭,果見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在前面走,那走路的架勢超拽,滿大街不夠他晃的,有個老人不小心碰到他,被他一腳踹出去,嘴里罵罵咧咧道:“老東西,走路不長眼睛啊!”

安若素皺眉,像這種為富不仁的人,不向他挖點銀子花,簡直太對不起銀子了!

她從兜里掏出一只帕子,把自己的臉遮上,只露一雙眼睛,又把身上的衣裳理了理。

雪寂言掠她一眼,慢條斯理道:“你這是要色誘?”

“啊?”安若素又受到驚嚇,“你還知道什么是色誘?知識量蠻豐富的嘛!你這么博學,你娘親知道嗎?”

雪寂言瞬間意識到自己又說錯了話。

沒辦法,一時半會兒他還真的沒法適應一個五歲幼童的身份,天知道小孩子該有什么樣的神態,說什么樣的話?

他扭頭看看身邊的花花,見她在那里吐著舌頭做鬼臉,便跟著學了學,內心一陣惡寒,對面女人卻眉開眼笑,笑罵:“屁卷卷!”

雪寂言:“……”

安若素不再理他,將兩人安頓在路邊,大步追上那只無良胖子,伸手輕拍他的肩:“這位公子……”

無良胖扭頭,有點懵,面前這女人,音色清甜酥潤,眸光銷魂蝕魄,身上有淡淡香氣四散,真是個妙人兒。

妙人兒朝她飛了個媚眼,忽地將唇湊到他耳邊,喁喁細語,無良胖輕顫了一下,然后然后雪寂言和花花就瞠目結舌的看那位無良胖從布袋里往外掏錢,掏了一把又一把,一個勁安若素手里塞,塞滿了還不肯停,一直到安若素點頭,這才木然住手,收起布袋,轉身走開。

“銀子到手,走人!”安若素神采飛揚而歸。

“你是怎么做到的?”雪寂言瞬間變好奇寶寶。

“是啊,娘親,好神奇哦!”花花滿眼冒紅心。

“天機不可泄露!”安若素笑嘻嘻回。

有了銀子,先尋了處客棧,洗漱吃飯,打扮一新,后又雇了輛馬車,直奔雪歌城而去。

次日清晨,安若素背著卷卷,牽著花花,出現在雪歌城一處金碧輝煌美輪美奐的高房大屋門前。

雪寂言抬頭看上面的牌匾,心頭忽地一顫。

上面四個大字赫然在目:安國公府。

安國公安明啟,雪啼國丞相,皇帝第一助手,是為百官之長,國公之位世襲于其曾祖父安達勝,安達勝是雪啼大將,曾為皇室立下汗馬功勞,其后代子孫自然也被歷代皇帝看重,個個身居要位,安明啟更以杰出才能躍居一人之下萬人之人的相爺之位,其女安如錦,入宮不過三年,即被尊榮封后,安家在雪啼國堪稱是權勢滔天,富貴逼人。

當然,這只是世人之見,真實情形如何,他心里最清楚。

“這兒……是你家?”他扭頭看向安若素,艱澀開口。

“是啊!”安若素點頭:“這是我家!我,可是安家的嫡女!”

她說到家和嫡女,面上卻并無一絲一毫喜悅之色,反而含著無盡的悲憤凜冽,音色凜冽,那張一直溫婉歡快的笑臉,此時陡然變得凝重冰冷。

雪寂言額角突突一跳,心里一陣發虛。

他終于知道為什么會覺得她面熟,他跟這位嫡女,還真有一面之緣。

只是,他所知道的那位安家嫡女,是安明啟最疼愛的掌上明珠,系其嫡正妻顧清云所出,為人歹毒陰狠,雖貌美卻放蕩風騷,飛揚跋扈,橫行安府。

這是他之前對她的認識。

現在看來,真實情形與他所了解的有太大出入。

是安家嫡女不錯,不過,不是掌上明珠,是腳底污泥,至于什么歹毒陰狠放蕩之說,更是無稽之談,她溫婉可親,素手仁心,身陷危難之中,自顧不暇,卻仍要冒險救素不相識之人,這般善良勇敢女子,世間絕無僅有。

雪寂言怔怔的盯著安若素,額角有冷汗涔涔而出。

一邊的花花這時突然低聲抽泣。

“娘親為什么又要回這里?娘親忘了打我們的人說過的話嗎?就是這里的壞婆婆讓人把我們扔到山里的!這里的人都好兇好壞,娘親,不如我們再回山里住吧!”

雪寂言額角的汗流得更多。

青冥山是虎狼之地,山妖傳聞更令人聞之喪膽,可那樣兇險的地方,在花花這個四歲小娃娃眼里,卻比安府安全得多,這對母女,在這府邸里,究竟經歷了什么?

他垂下頭,雙拳緊握,不敢再往下想。

那邊安若素緩緩蹲下來,緊緊握住花花的手。

“花花忘了嗎?你外祖母還在這家里!”她伸手拭去花花眼角的淚,柔聲說:“如果我們不回去,祖母眼睛又看不見,會活活餓死的!”

“我不要祖母餓死!”花花吸吸鼻子,“娘親,我不怕了,我們進去吧!”

“娘親這保證,這次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和祖母!”安若素音色漸冷,眸色亦漸轉幽深冷冽,她一字一頓道:“從今以后,她們欠我們的債,我會十倍百倍的討還回來!”

雪寂言伏在她身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面上每一絲細微的表情,有徹骨的寒氣,在這女子的美眸之中浸潤開來,眉間眼梢,有迫人的氣勢暗生,桀驁不羈,傲絕冷絕,跟一路上那個鄰家女孩般溫婉可親的女子,判若兩人。

深吸一口氣,安若素上前敲門。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