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鬼差老公太兇猛

鬼差老公太兇猛

馬靈靈 著

完本免費

鬼差老公太兇猛是一本靈異小說,作者是馬靈靈,主角是顧冥,蘇夜。死亡是很難讓人接受的事實,更難讓人接受的是:我本人已經死了,然而兇手是我的男朋友——蘇夜。我是是十殿閻羅之一平等王的兒子,來人間歷練,時間一到我就必須回到地府——顧冥。誰知道,這兩個原本不屬于這人間的兩只鬼,居然在后面的生活中慢慢產生了感情......

127.27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8/16

免費閱讀

鬼差老公太兇猛是一本靈異小說,作者是馬靈靈,主角是顧冥,蘇夜。死亡是很難讓人接受的事實,更難讓人接受的是:我本人已經死了,然而兇手是我的男朋友——蘇夜。我是是十殿閻羅之一平等王的兒子,來人間歷練,時間一到我就必須回到地府——顧冥。誰知道,這兩個原本不屬于這人間的兩只鬼,居然在后面的生活中慢慢產生了感情......

免費閱讀

臨近結婚的前男友洪磊被請到警局,一臉的不情愿,他坐在警局的詢問室里依舊一臉的傲氣,道:“我是國家工作人員,你們隨便扣押我是犯法的!”

站在我身邊的顧冥從鼻孔里發出一聲不屑。

他拉開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對梗著脖子的洪磊道:“你是國家工作人員,你有編制嗎?”

提到這個問題,洪磊的頭低了下來。他煩躁得想結束這個談話,道:“你們叫我來,到底是干什么啊?”

“你的女朋友蘇夜死了你知道嗎?”我站在顧冥身后,能夠清楚的看到坐在顧冥對面洪磊的表情。

洪磊的瞳孔放大了又縮小,他的手腕微微的顫抖了一下,道:“我不知道。”

顧冥的身體往椅背上一靠,我此刻能夠想象他臉上的譏誚表情,剛才他就是用這種表情看我前男友的。

“另外,她已經不是我女朋友了,我馬上準備結婚了。”洪磊此時說的是真話,所以相當淡定。

“人渣。”我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

“沒錯。”顧冥也說道,表示他贊同我的看法。

“那么,有人看到你曾經在你前女友蘇夜死的那天晚上,和她一起在古水河的橋上散步。你承認嗎?”顧冥繼續問。

此時,我干脆走到我前男友的身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他,如果我的目光能夠發射炮彈,那么他此時身上早就千瘡百孔。

忽然,洪磊打了一個寒戰,抱起了自己的胳膊,道:“怎么這么冷啊!”

廢話,一個鬼站在他身邊,他能不冷嗎?

洪磊繼續說:“就算我和她散步,那時候我只是和她提出分手,提出分手之后我怕她繼續糾纏我,我就走了。那個女孩子,一向小心眼得很,說不定我提出分手之后,一時想不開就跳河了呢!”

他在椅子上換了個姿勢,姿勢里都是強裝出來的鎮定和蔑視。

“這么說,你承認,三天前的晚上大概10點鐘,你和你的前女友蘇夜,在大橋上散步了?”

顧冥繼續問,我死死的盯著洪磊。

古水橋上位于城東,那個地方本來屬于老城區,但是自從西城擴建之后,老城日漸荒涼,而且治安不太好,所以在古水橋那邊在晚上9點鐘就少有人了。我真是傻瓜,怎么會答應他的要求出去散步!

我握緊了拳頭,想給這個滿口謊言,掩蓋事實真相的殺人兇手臉上狠狠的一拳。

顧冥用眼神制止了我。

我只得悻悻的放下手。

洪磊晃悠著二郎腿,道:“是不是沒有事了?如果沒有事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洪磊先生。”顧冥把手中的中性筆蓋上筆帽。

這一動作瀟灑利落,看得我心頭一顫,顧冥看著我說:“洪磊先生,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事都能永遠隱瞞和掩蓋的。”

洪磊的身形停頓了一下,他的眼神不敢與顧冥對視,直接打開門走了。

用我的眼角余光看去,他的腿微微有點發顫,這就是洪磊緊張的證明,他在心虛。

顧冥收拾著桌子上的文件夾,旁邊他的同事,一個與顧冥幾乎同齡的年輕男刑警道:“顧冥,你這樣不好吧,聽說對方要娶的是市里領導的女兒。而且,這個案子,區局不是說了嗎,按照失足落水結案。”

顧冥抬頭掃了我一眼,是下意識的反應。

男刑警顯然不明白為何顧冥一直往他旁邊,明明看起來什么都不存在的地方看:“我在跟你說話呢,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死者的冤魂。”

這是實話,卻把這小刑警嚇得夠嗆:“顧冥,別開玩笑了!我是說真的!你和上級領導對著干,當心以后他們給你小鞋穿!”

顧冥顯然是對對方的話不以為意,他臉上是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表情,一般來說,這種表情很欠扁,但是此時我看起來,卻是如同奧特曼一般光芒萬丈。

“如果只是為了結案,而不是為了追查事實的真相,那么偵查案件,有什么意義呢?那還不如把所有死人的案子標成是意外和自殺,不更節省力氣嗎?”顧冥不客氣的反問,讓對方鬧了一個大紅臉。

顧冥把椅子搬回原處,道:“走。”

“走?”他的同事顯然是不明白他的話的意思。

“走。”顧冥的話簡單利落,我知道他是對我說的。

“去哪里啊?”他同事顯然是認為那話是對他說的,因為這詢問室里,除了他們已經沒有別人了。

“去鑒證科。”

他按著文件夾邊走邊說:“如果是無主的尸體,或者是警方認為必要,是可以進行尸檢的……但是目前你的尸體還是完好的,沒有進行尸檢,是因為警方完全是想用失足落水來結案。”

他的科普顯然是對著走在一旁的我進行的。

他的同事聽得云里霧里。

剛走到鑒證科門口,他對著男同事說:“你不用進來了。”

“為什么?”男同事一臉的受傷。

“因為你沒有我受歡迎。”顧冥砰一下關上了鑒證科的門。

我同情的看著嘴角向下,顯然是被這句話打擊到的小刑警,安慰的沖他笑了笑,然后走進了鑒證科的大門,自己靠在一邊的桌子旁邊,看著顧冥和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美女聊天。

“艾琳,這是取到的洪磊的頭發。麻煩你鑒定一下,是否與死者指甲里的皮膚的DNA一致。”

顧冥把放在塑料小透明袋子里的頭發遞給了鑒證科的一位美女,美女好像和顧冥相當熟悉,沖他嫣然一笑,道:“那說好了,得請我吃飯的。”

“那是當然。”顧冥也沖她粲然一笑。

“不過,區局也說過,這個案子最好以失足落水結案的。”被叫做艾琳的女子道。

“為什么?”顧冥不禁問道。

“你不明白嗎?”艾琳攤開雙手:“死者無父無母,這樣的人,死了也不會有人找上門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按照失足落水結案,是最迅速最穩妥的方法。”

顧冥臉上的表情凝固了,道:“這么說,他們是完全知道這樁案子有他殺的可能?”

艾琳一臉古怪的看著他,好像看到了一個外星來客,她聳聳肩,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

顧冥抿抿嘴,皺緊了眉頭,從對方手里一把抽回了他剛才交給艾琳的頭發,道:“那么化驗這個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他從鑒證科走出來的時候,有點沮喪,但腳步依舊是輕快的。

他上了自己的白色的SUV車的時候,忽然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這個世界,真的不怎么美好。”

我看著他,他輕輕的笑了笑,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顧冥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在清冷嚴峻的外表下,卻似乎有一種濃的化不開的黑暗和憂郁。

“我送你去殯儀館。“他啟動了車子。

“去殯儀館干嘛?”我抓緊了前面座椅的靠背。

“當然是找回你的身體啊,如果再晚一天,我擔心他們把你的尸體給解剖了,那個時候縫都縫不起來。”

可是,一聽到解剖這個詞語,我的眼前浮現出來的,居然是一把鋒利的手術刀在我的肚皮上一劃開,所有的脂肪和肥油,都爭先恐后的冒出來的樣子。

太可怕了。

我趕緊把這個想象按下去。

顧冥當然不知道我的腦補,我們到了殯儀館之后,他的腳步走得又快又急,跟著一位法醫到了尸體前面,還在喋喋不休的對我進行科普,“我的職責權力有限,所以我……唉?”他被眼前的境況給嚇住了。

我也嚇住了。

我的尸體的頭呢?

顧冥馬上反應過來,一把揪住法醫的衣領,怒道:“哪里有這么解剖尸體的,再說,我負責這個案子,怎么你們也不通知我,也不打報告,就一聲不吭的就把尸體給解剖了!”

這位禿頂的男法醫被他的激動給嚇到了,他連忙舉起雙手道:“我對天發誓,沒有許可誰都不能動尸體的,只是今天早上起來,就變成了這個樣子!不知道是誰把所有尸體的頭給割走了!我也沒有見過,這個樣子,讓我怎么寫匯報啊?”

法醫的情緒也很激動,說話語無倫次,顯然這件事他并不知情,也是被這情況被嚇得不輕。

“所有的尸體的頭?都被割走了?”顧冥此時像是摸不透情況一般:“這是怎么回事?監控呢?殯儀館里不是有監控錄像嗎?”

“監控不知道為什么全部失靈了。”法醫攤開雙手。

“果然是不能太過信任電子儀器。”顧冥嘟囔著,然后抱歉地小聲對我說:“那個,這樣,可能你回不到你的身體里去了。”

本來我也覺得,回到那個被水泡發的尸體里就很不靠譜,此時卻感覺如釋重負一般點點頭。

沒有將近170的體重,我感覺自己輕松多了,走路都能飄起來,干嘛還要那笨重無比的尸體?

“是誰這么不道德,連尸體的頭都要偷?”顧冥顯然對所有等待解剖的尸體的頭部都不翼而飛這件事非常憤慨。他撥通了警局的電話,應該是要匯報這件事。

也是,誰會這么無聊,專門弄壞監控錄像,去偷尸體的頭呢?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