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總裁,我不復婚

總裁,我不復婚

西紅柿 著

完本免費

總裁,我不復婚小說是作者西紅柿一本很火的都市言情,講述女主許如清和男主任凱堯之間的愛恨糾葛。女主許如清是賭王的女兒,嫁給了她愛的男人,爸爸的徒弟任凱堯,本以為就要這樣幸福下去了,誰知任凱堯殺了許如清的父親,讓她當情婦。你以為女主不會反擊嗎?總裁,我不復婚情節設計合理有吸引力,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85.6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7/06

免費閱讀

總裁,我不復婚小說是作者西紅柿一本很火的都市言情,講述女主許如清和男主任凱堯之間的愛恨糾葛。女主許如清是賭王的女兒,嫁給了她愛的男人,爸爸的徒弟任凱堯,本以為就要這樣幸福下去了,誰知任凱堯殺了許如清的父親,讓她當情婦。你以為女主不會反擊嗎?總裁,我不復婚情節設計合理有吸引力,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免費閱讀

許如清的身體微微顫抖,但她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憤怒,假裝平靜的走進房間。


女人們覺得許如清太不識趣,一個比一個氣悶,其中一位脾氣暴的女孩幾步攆過去,抬手就要教訓毫無眼力的許如清。


許如清目光空洞,看都沒有看對方一眼,她只想抓住任凱堯的衣領,問問任凱堯的良心去哪了。


許如清的不管不顧,被女孩誤以為態度囂張,導致女孩虛張聲勢的動作,不再遲疑。


沒有巴掌擊打臉頰的響聲,也沒有別的動靜,房間里的氣氛陡然變得靜謐至極。


任凱堯握住女孩的手肘,目光凌厲的剜了眼對方:“忘了介紹,這是我夫人。”


不咸不淡的語氣,沒有溫度的表情,讓女孩干笑著抽出手,急忙賠罪:“啊,原來是許小姐啊,抱歉啊!我剛剛沒認出來——”


快速退后,女孩忌憚的盯著任凱堯筆挺的脊背,又滿是嫉妒的瞪了眼許如清,才不甘心一般混入人群中。


長時間的四目相對,許如清不說話,任凱堯也不開口,許如清的眼睛定在任凱堯臉上,任凱堯漠然回視,好像他根本沒做錯過什么。


氛圍古怪,一個兩個借口有事,陸陸續續離開包間。


外人都走光后,許如清松開咬著下唇的皓齒,目光質詢:“你不給我一個解釋嗎?”


任凱堯面色從容,淡淡反問:“解釋什么?”


一句話,堵得許如清如鯁在喉,她眼眶猩紅,下巴微微揚起,瞪視任凱堯的眼神,冷得滲人。


一字一頓的質問,從許如清緊咬的牙關里蹦出來:


“任凱堯,我爸爸死了——你就這么無動于衷!甚至有心情躲到這里花天酒地,你還是人嗎?”


觸到許如清眼底的傷痛,任凱堯迅速垂下眼睫,繞回到桌邊繼續打球。


沒有再看對方一眼,任凱堯輕描淡寫的敷衍著:“爸死了,我們就不要活了?都得下去陪他?”


許如清錯愕,以為自己聽錯了,她不敢相信——那些狼心狗肺的話,是從任凱堯嘴里吐出的。


心痛到無以復加,許如清幾步走到任凱堯身邊,一把奪過對方手里的球桿,“哐啷”一聲砸到地上。


“任凱堯,他是你師傅,也是你岳父!你和我一樣叫他一聲爸——他的葬禮,你不出席,我現在站在這里問你為什么,你居然諷刺我?你還有心嗎……”


任凱堯擰擰眉,顯出不耐煩的樣子:“要么,我到咱爸靈堂去哭一場——這樣你就滿意了?”


任凱堯話音未落,許如清眼里的兩行清淚潸然落下。她為自己感到悲哀:如果說——作為她丈夫的任凱堯,需要靠她的道德綁架,才愿意假惺惺去為許思華哀悼一番,那她還有必要跟任凱堯理論嗎……


抬手揩去糊住視線的眼淚,許如清迫使自己鎮定下來,她來找任凱堯,目的不是吵架,也不是要逼著任凱堯假裝傷心難過。


“你覺得我在胡攪蠻纏?好!我只有一個問題,你回答完,我一定不再打擾你任大少的清閑。”


任凱堯挑眉,目光依舊沒有跟滿臉淚痕的許如清對上:“說。”


任凱堯的冷漠,比外面的瓢潑大雨還凜冽,讓許如清周身都被籠在一種無盡的寒意里——


但她必須問清楚,否則她這輩子都想不通:“你為什么要在賭王大賽上加碼?”


許如清話沒說完,哽咽的聲音一頓,臉蛋變得煞白無比——


只見任凱堯手持香檳,舉手投足貴氣逼人,品嘗美酒的表情很是享受。


許如清整個人都在戰栗,腦袋也很混亂,身形不穩的她,用指甲掐了掐自己細嫩的皮肉,才清醒許多:


“你是我爸的得意門生,更是我爸唯一的徒弟,決賽的時候——哪怕你不給他面子,贏了他,我爸都不會介意。可你逼著我爸拿出所有身家陪你豪賭,現在他死了,這就是你的最終目的嗎?”


提問的整個過程,讓許如清覺得無比艱難,她每說一句話,就不可自抑的抽泣一聲,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想說的意思表達完全。


任凱堯的臉上不悲不喜,透著幾分殘忍,聽完了許如清肝腸寸斷的疑惑,他淡定的咽下最后一口香檳:


“決賽那天,媒體很多——我只不過一時興起,為大賽制造點噱頭罷了,誰能料到爸會想不開呢。”


轟——許如清的腦子炸開鍋,她一臉迷惘,不停的搖頭,耳朵里不斷回想著任凱堯的調侃,噼里啪啦,頭痛欲裂。


感到窒息的許如清,大口呼吸著房間里并不清新的空氣,胸口上下起伏。


再看任凱堯,又為自己續上了第二杯香檳。


廢了很大的力氣,許如清才強撐著自己站定,沒有癱軟到地上——


她不想再追究了,如果任凱堯一開始就是這么打算的——接近她,欺騙她,討好她爸爸,步步為營搶走許家的一切,那么她無話可說。


是她眼拙,錯付一顆真心,如果再問下去,被折磨的人只有她自己。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