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歷史 → 醉三國

醉三國

我發誓我就這么活著 著

連載中免費

赤壁大戰后周瑜的聲望達到了頂點,卻也成了眾矢之的。俏周郎出師未捷身先死,被人暗殺,兇手是曹操,劉備還是孫權?...周瑜奇跡般地在另外一個時代獲得了重生,他要在這個截然不同的時代里尋找自己被殺的真相...

72.9萬字更新:2019/09/04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赤壁大戰后周瑜的聲望達到了頂點,卻也成了眾矢之的。俏周郎出師未捷身先死,被人暗殺,兇手是曹操,劉備還是孫權?...周瑜奇跡般地在另外一個時代獲得了重生,他要在這個截然不同的時代里尋找自己被殺的真相...

免費閱讀

“都督,吳候這次召我們入宮,怕是…沒那么簡單,你知道他一向對您…心有所忌…要不要讓水軍的兄弟先入城駐扎?”家將周成猶豫了半晌,終于靠著車轅支吾著出聲。

“住口,周成,枉議主公,帶甲入宮,這可都是滔天大罪,念你是我心腹,某不加追究,這種話以后萬萬不可再說。”周瑜的眼神很是犀利,像是一把能刺穿人心的利劍,此刻說出來的話也是嚴厲之極。

其實周瑜何嘗不知,自己是孫策的拜把兄弟,一向是小霸王的左膀右臂,孫策英年早逝,孫權即位之后,對自己也是頗不待見。這次孫劉聯軍大破曹軍,并不是孫權對自己高看一眼,實是他對這場大戰絕無信心,而給自己埋了個深坑…而能從這個坑里爬出來,實為僥幸之至…

周成聞言打了個寒噤,他深知自己的主人性格那是說一不二,那晚的事情終于沒有說出口。他心中對周瑜的擔憂卻是愈加沉重了。

這周瑜是儒將,文武雙全,進宮不像其他武將一般選擇騎馬,他習慣帶著自己那架由馬鈞研制的八輪小馬車,這一路上可以微閉眼睛,從那連場大戰中解脫出來:那些翻滾的身軀,斷裂的武器,滿眼的鮮紅、烏黑之色,實在是讓人心生厭倦,這一路的顛簸有助于他的思考,有關家業,是否急流勇退,離開這滿是是非的江東之地。

車輪聲滋滋作響,車外卻馬蹄聲如雷。

孫權召見的可不止周瑜一人,還有大將太史慈、甘寧、黃蓋、韓當等一眾老臣。

與周瑜關系極好的甘寧慢慢悠悠地驅馬過來,笑了笑朗聲說:“都督這次大破曹軍,主公的賞賜應該不菲,不知到時候能否請甘某喝上幾杯。”

周瑜的笑容極其燦爛,這軍中勾心斗角,唯有甘寧保有草莽豪杰的本色,這也是他們極其投合的原因之一。

周瑜故作生氣狀道:“興霸,這建鄴城中哪個不知我周公瑾的酒窖里住著一只大酒蟲?”

甘寧聞言臉色一紅,這周、甘兩家系屬緊鄰,甘寧的嗜好說出來有些丟人,即便是早已不當水賊,但是素喜時不時地去偷盜些美酒珍饈之類,“逛逛”周瑜的酒窖那也是家常便飯。因孫權對此極為寬容,認為這是他獨有的小情趣,所以大家很有默契,都對此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公瑾,數日前你不是回建鄴了么,何故如此風塵仆仆?”甘寧左顧而言他。

“數日前?甘將軍是不是搞錯了,我家都督昨夜剛從柴桑趕回。”周成忍不住出口道。

“興霸,我可是水軍都督,沒有吳候的軍牌,怎可隨意離開水軍重地?”周瑜正色道:“我酒窖里的女兒紅你盡管喝去,這種事情可開不得半點玩笑。”

孫權此人看上去知人善用,平易近人,實則心胸并不開闊,對自己等重權在握之人更是猜忌多多,周瑜的臉上也有一層憂慮之色,剛剛擊敗曹操號稱百萬的水軍,戰場的清理和余寇的清剿尚未完成,這個時候吳候的召見怕未必是件好事。還有方才,太史慈等人擦肩而過,均是欲言又止,旋即,又匆匆離開,不發一言,這難道不說明問題么!

周瑜俊俏的臉上籠罩了一層灰暗之色,他慢慢走下馬車,朝周成道:“周成,你且駕車回府,把馬給我留下。”

“是,老爺。”要知道這周瑜一向不喜騎馬,周成知道主人與甘寧有事要談,連忙出聲應道。

待得馬車走遠,周瑜驅馬和甘寧并肩而馳,直到魚腸小道,周瑜才輕聲問道:“興霸,何事如此驚慌失色?”

“數日前,吳候曾夜入周府,他的馬車就停在某的庭院之外,我還以為你回來了。”這條小道寂無人煙,兩個人之間的交流也就直白了許多。

“你是說喬涵…”“啪”周瑜一巴掌甩在了馬屁之上,白馬受驚狂嘶不已,差點沒把周瑜給甩到地上。

“公瑾毋躁,想那孫權雖非明君,卻也不是罔顧大局之人,那天,他去你府上欲會之人應該不是喬涵,而是尾隨喬霜而至。”甘寧驅馬趕上,沉聲道。

周瑜定了定心神,這喬霜正是喬涵的嫡親姐姐,小霸王孫策的遺孀。

“這孫仲謀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居然盯著吳王妃不放,可惡,真是可惡至極。”對于眼下周瑜氣急敗壞甘寧是搖頭不止,這君臣之間的關系緊張也不是一天知曉,而這喬霜正是周瑜的死穴。

當年孫策遺囑托孤喬霜于周瑜,日久生情,兩人之間的關系逐漸微妙起來,要知道孫權對這寡嫂惦記可不是一天兩天了。盡管周瑜才能出眾,卻始終備受打壓,多半也是因為喬霜之故。以前有孫國太幫忙,算是屢屢化險為夷,但是如今孫國太身體是一日不如一日,沒有了束縛的孫權要是急紅了眼,那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甘寧低頭沉思片刻道:“公瑾,建鄴有我,你盡可放心!這次鴻門宴之后你要想辦法盡快回柴桑,只要你水軍軍權尚在手中,孫仲謀他不敢動你分毫。”

“哎...”周瑜深深看了他一眼,緩緩道:“多謝興霸,但吾受乃兄托孤之義,豈可辜負,再者,江東一體,吾又怎會是挾權要人之輩?”

頓時,甘寧感覺其語氣中有些不悅,這周公瑾是何人?江東第一俊才,孫權虎視他豈可看不出來,這次匆忙趕回,怕是也與這喬霜有關,這家伙是個為了美人不惜江山之人啊。可惜啊可惜!不過旋即一想,要周公瑾不是性情中人,自己又怎會成為他的生死之交?這世間萬物,倚靠還是分離,都有其存在的道理啊。

想于此甘寧笑了起來,“英雄難過美人關,公瑾不必遮掩,這蒼茫天下,誰無私心!只要有吾甘寧在一天,必與公瑾共進同退。”

“興霸…”

“公瑾…”

兩個人對視一眼,齊刷刷地朝對方拱手致意,男人之間的情意盡在不言中…

“不好,有殺氣…”

不勞周瑜提醒,甘寧手中的金言劍已經“剛當”入手。

就在二人苦尋敵蹤之際,“嗖’一聲,一支利箭破空射了過來,貼著周瑜的后發髻而過。

周瑜冷笑了一聲,竟然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就在甘寧驚詫的這一剎那,周瑜速度極快地原地起身,一個后空翻,竟然生生將這箭給夾在了雙腳之間。旋即,又一個蝎子擺尾,這長箭竟然又被發射了回去,那勁道氣勢比之前來之時不知道強悍了多少倍。

“啊”的一聲慘叫,一旁路邊的草叢微動了幾下,旋即,不見了響聲。

“興霸,你速去吳候府上,我去去就來。”甘寧哪里不知這周瑜欲去之處。搖搖頭,暗暗嘆了一聲兄弟保重。

“你來了…”被丫鬟引入孫府內廷的周瑜有些如坐針氈,好在,他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

“我來了。”眼前的美人如玉,這長發之翩遷如柔軟的綢緞,頸白似雪膚若凝脂,含羞帶嗔的表情讓人心生沉醉之感,這喬霜像是雪嶺上的清梅一般讓人垂涎。見到風塵仆仆的周瑜,她的俏臉一紅,聲音極其動聽又夾雜一絲詫異地道:“聽聞今日吳候召見眾文臣武將,不知公瑾此時前來,所為何事?”

剛剛被孫權暗算的周瑜心里波濤洶涌,此刻的他是帶著高壓的電線,是被陰干的柴草,一點就著。

“吳候,他算得什么吳候!”他輕哼一聲,那輪廓分明的臉上,堅毅而篤定的眼神看著她。

一向敬之如賓的他突然爆發,緊緊地握住她的手,用一種不容抗拒的口吻道:“霜兒,跟我走!”

“什么?他叫我霜兒。”顧不得抽回被緊握的大手,喬霜心神蕩漾,多年來古井不波的內心在這一刻徹底亂了。

“大膽周瑜,我可是你結拜兄弟孫策的妻子,是你發妻小喬的嫡親姐姐。”突然之間,她冷若冰霜地看著他,同時義無反顧地抽回了柔軟的小手。

周瑜就在這不知所措的一剎那看到了她肩頭的微微一顫,他和她一般,在經歷人倫的痛苦催折。但是此刻,容不得他再猶豫和彷徨,看著她那充滿誘惑的紅唇,周瑜前跨半步,不容分說一下子吻了上去。

“轟...”喬霜大腦一片空白,像是被人生生點穴了一般,一動不動,她陶醉在周瑜的深吻之中。不久,動人的嬌軀慢慢滑入周瑜懷中,一聲動人的嬌喘傳來,那頭瀑布一般的長發悄然垂下。

美人情動,周瑜粗暴地抄起喬霜的腿彎,將她橫抱在胸前,一腳踹開了喬霜香居之門,大步流星地向軟榻上走去…遠處的池塘里,蓮葉和花瓣在輕輕地動蕩,時間好像在這一刻靜止了,一切是那么的詳和、自然…

“這周公瑾真當老夫是個擺設么?”“咣當”孫權將一只銅香爐狠狠地甩在了地上…甘寧一臉苦笑,連忙上前稟道:“吳候息怒,公瑾來來宮廷的路上遭遇了刺客,受傷不輕。”這是甘寧能想到的唯一托詞,也算合情合理。

“哦”孫權臉色稍緩,這刺客是誰放出去的不言而喻。甘寧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好了,各位,這不是在朝堂之上,大家隨意就坐吧。”

就在這時,一個內侍急匆匆地從后院走了過來,套著孫權的耳郭低聲耳語了幾句。

“蓬”又一只銅香爐被扔了出來,直掉在甘寧腳前,“好一個受傷遇刺,甘興霸,你也當老夫是傻子不成?你們的周大都督不知道多龍精虎猛呢…”

龍精虎猛一詞多用于床弟之間,屬于穢詞行列,此刻信口道來孫權算是大為失態的表現,甘寧眼前一黑,這公瑾莫不是…那可糟透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