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湛爺別那么暴躁

湛爺別那么暴躁

傅九 著

完本免費

[絕寵甜炸]他看上了兄弟的女人,堵她,破窗,撬鎖,無惡不為。她會見前男友,他狂怒,“桑夏,天底下那么多女人老子要是還喜歡你就是狗!”她毫不猶豫的轉身,他在后面一聲:汪!容湛發瘋的喜歡桑夏,全世界都知道。有人問:湛爺,嫂子哪里值得你如此死皮賴臉的喜歡。容湛懶洋洋回:長發大波浪。“就這一個條件?”容湛盯著某女人,突然壞笑了起來。她:“……”尼瑪,這貨臉呢?[一個吊炸天的流氓痞子大佬死纏爛打不要臉追媳婦兒的故事]

0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7/16

免費閱讀
傅九作者的《湛爺別那么暴躁》小說最近非常有名,小說開頭講述的是“第1章:一步錯,步步錯”,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頻小說,看完還想看:那集團里都是來自全球各國收攬的精英人才,很多人,也都是雙重身份。在神秘集團最慶幸的,就是認識了很多變態強悍的人,她的死黨之一,蘇離,就在其中,而她現在還是個國際當紅影星。此時。

免費閱讀

題記:

桑夏說容湛是個惡魔,變態,鬼畜,痞子。

然而直到那天,這個男人張開惡魔的翅膀,卻為她展開了一個新的天空。

為她,遮風擋雨。

護她,一世安穩!

**

夜涼如水,橫貫長空。

T市高檔夜色經典vip會館。

翌日。

對于桑夏來說,這是一個宿醉過后的早晨。

她微微瞇起眼眸,入眼的滿是陌生。

陌生的環境,偌大的歐式房間,低調奢靡,不知是幾點了,和煦的光線透過大大的落地窗灑進房間里。

她察覺到身體的不適,手扶著旁邊要撐起身,卻一下子觸碰到了什么溫熱的肌膚,驚的她驀然扭頭,看著另外一邊的……男,男人!!?

桑夏瞪大了眼睛。

怎么會是他?

眼前的男人,長了一張極其出挑的容顏,可是桑夏此事看見他卻嚇壞了。

昨夜都發生了什么!?

不是她昨天聽說自己前男友回來了,她就在駐唱的夜店里多喝了幾瓶,然后,然后……她捂著愈發頭疼的腦袋,面色慘白,手都在忍不住的顫抖。

可是她和怎么會和他……

要死,此時這個男人,她……認識。

正是她前男友最好的兄弟,容湛。

一個在T市權勢滔天,狠危險的邪惡男人。

桑夏呼吸紊亂著,慌忙要下地離開。

剛一要起身,驟然被一股大力拉住,帶著剛睡醒時獨特的沙啞和慵懶,開口,“別走……!”

別走……!?

他居然還有臉說,別走……?

“你滾開——!”

伴隨著她的大喊,桑夏一巴掌就沖他打過去!

卻被他在空中就緊緊桎梏住。

他霍然睜開眼,一雙鳳眸狹長而邪狷,薄薄的唇瓣上,牽扯出一抹譏嘲諷刺的弧度,“桑夏,你最好給老子看清楚現在是怎么一回事!”

看著她驀的怔住,他嗤笑,“別告訴老子你忘了。”

“我……我忘了什么?”

桑夏臉色愈發蒼白。

他鉗固住她的下頜,逼迫她直視她的面容,“昨是你不要臉的非要纏著老子,現在又他媽來裝什么清純!”

桑夏渾身一震!

簡直不敢相信,可是慢慢的,她意識愈發清醒后,一些模糊的片段進了自己的腦袋里……

昨夜,酒精上頭,意識模糊。

她醉酒后好像被人拉拉扯扯著要帶走,結果撞上了一個,很熟悉的氣息。

很像她前男友。

他身上淡淡的煙草氣息,在當時是那么的令她熟悉卻又悲慟,她抓緊他的衣服。

那么猝不及防。

這畫面一出,桑夏臉色瞬間血色全無。

容湛看著她這幅模樣,心中冷笑。

昨夜她從貼上他就開始一遍遍叫其他男人的名字,氣的他直眼紅。

這個該死的蠢女人。

桑夏這會兒零零散散的好多畫面和話都充斥在腦海……

她卻不敢再想。

“不,不會的。”桑夏聲音沙啞不已,她昨夜把他當成了前男友薄易,這怎么會。

容湛看她不肯相信事實的模樣,狹長的鳳眸中閃過陰鷙之色,嗤笑,“怎么,難道你忘了……”

“啪——!”

一巴掌猝不及防的打在了他的臉上。

狠狠的,似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你給我滾!”

桑夏被羞辱的歇斯底里大喊。

容湛邪肆精致的側臉被打偏,過了好一會兒,他輕舔了下微裂的嘴角。

他似突然輕笑了下,精致的容顏似乎在這一刻陷入了陰影之中。

讓他變的有些詭譎,可怕。

桑夏卻毫不畏懼,忍著對他的厭惡生硬開口,“容湛,是我把你認錯了人,但你畢竟是個男人,在這種事情上總是不吃虧,我不想和你過多糾纏,這件事以后就當沒發生過,我也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她要為自己的墮落買單。

只是她這話一落下,有那么一瞬間,周身的氣氛仿佛如置冰窖。

“你說,什么?”

他緩緩移過來視線,唇角微勾著,看似在笑,可是他的手卻緊攥的咯咯在響。

什么叫認錯人?

這個女人,她不止一次的認錯人,從當初就是,愚蠢的恨不得他當初就想掐死她!

什么叫不想和他糾纏,就當沒發生過,再也不會出現在他面前,她……就那么討厭他!?

桑夏手指深陷手掌,諷刺一笑,“大家都是成年人,不過是場錯誤,何必再多糾纏。”

容湛看著她和自己想要分的干干凈凈,忍怒嘲弄冷嗤,“怎么,你不是和薄易分手了么,兄弟一場,老子不過也是想知道讓他迷戀的女人什么味,這有什么不行,還是你在怕什么?”

這話說的羞辱至極,她一巴掌又要打過來,這次卻被他桎梏在空中。

桑夏氣的渾身發抖,聽著他羞辱的話,臉色慘白不已。

好啊。

說狠話,誰怕的了誰!?

她蒼白的面容上浮現譏嘲,“容湛,你知道么,你別想和薄易比,我就是和他分了手我也喜歡他,而你,你算什么!?你不過就是有幾個臭錢,昨夜的一切如果不是因為認錯人,我能出現在這里!?你哪里配!?”

她說罷,忍著發紅酸澀的眼眶,從床上撿起衣服穿上就要離開。

全然無視身后那似乎想把她戳成千瘡百孔的犀利眼眸,后背灼熱的仿佛要著火。

某個時刻,她突然感受到什么。

要回頭。

下秒卻來不及了。

“啊……!”

他不堪,他也要拉她一同不堪!

而就在這時——

突然!

伴隨著一些腳步聲,臥室的門此時突然傳來敲門聲。

讓倆人皆為一震。

“容湛,是我。”

并不陌生的男人聲音傳來了進來。

桑夏瞬間臉上血色全無!

渾身發抖著,想要躲起來。

是他。

居然是他在外面。

回國后她還沒有見過他,也不想見。

容湛看著剛才還像個小野豹一樣犀利的她,此時渾身顫抖無助的像個小貓,他心底不知何種滋味。

他知道,能影響她心境變化的,從來就不是他。

他抬起她拼命想躲進被子里的腦袋,不知是嫉妒還是憤恨的開口,“分手一年三個多月了,你在怕什么,難不成你現在還對他抱有幻想!?”

桑夏隱約聽出了他話中的潛臺詞,一下子眼淚就掉了出來,抓緊他的手臂,“求求你,讓他走,我不要他看見我,求你……”

諷刺么。

容湛看著她的淚水,只覺得異樣刺眼。

“是么,那你把老子伺候開心了,我就讓他走,怎么樣?”

他捏住她的下頜,狹長的眼眸邪狷而猖狂。

桑夏閃著淚屏住了呼吸,難以相信的看著他。

他似玩味一笑,“怎么,不敢了?”

桑夏:“……”

出門前,腳下沒停一下,他冷冷嘲弄的威脅,“衣不蔽體就最好給老子藏好,再讓別的男人見你那副樣子,老子宰了你!”

話末,他已經出了門,并不忘把門關緊。

這一刻,桑夏的心才稍稍放下來一些。

讓自己陷入那幾乎窒息般的黑暗中,她觸及到眼角,一片冰冰涼的水漬。

雖然她和薄易分手,但也從未想過和他身邊的人發生什么。

只想著離的越遠越好。

可上天就是愛給你開玩笑。

如果讓他知道自己和他分手后和他最好的哥們上床了,她恐怕都會覺得自己好渣。

外面也不知過了多久,她聽不清他們在談什么事情,她現在只想快點離開。

不僅僅是想逃避薄易,更是想逃避那個大惡魔——容湛!

要不是她知道自己喝了酒,否則她打死也不會相信,自己會認錯人!

她不知想到了什么。

迅速沖洗完身子出去,這個房間里有電腦。

桑夏打開電腦,手指迅速到在上面敲打翻飛著。

上面出來黑色的代碼。

沒錯。

她正在入侵這個夜店的監控系統。

桑夏,表面上看著是個極為漂亮妖嬈的女人,實際上——

[九哥:話說有寶貝說剛開始看不出湛爺喜歡女主,還羞辱她,其實是有原因的,他因為女主委屈,憋屈太久了,就是個可憐的小傻b。女主后來知道真相后,發誓要把他寵成她的小傻b。]全文基調巨甜信我。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