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瞳剛剛以為她的鬼夫時夙是只惡鬼,卻沒想是一個很俊的男人,只是有點直,他不是無所不能的,但他保證能保夕瞳的就盡量保,但同時,他也在鍛煉夕瞳的膽識,讓她去收集鬼魂生前的記憶,就因為如此,夕瞳的生活里多了些刺激。">

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侍寵陰魂

侍寵陰魂

崽災 著

完本免費

夕瞳,天生的至陰純體,鬼魂眼中的肥肉,因此危及到她的性命,她的家人只好給她結冥婚,要鬼給她保命。
夕瞳剛剛以為她的鬼夫時夙是只惡鬼,卻沒想是一個很俊的男人,只是有點直,他不是無所不能的,但他保證能保夕瞳的就盡量保,但同時,他也在鍛煉夕瞳的膽識,讓她去收集鬼魂生前的記憶,就因為如此,夕瞳的生活里多了些刺激。

37萬字更新:2019/09/17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近期很多讀者朋友詢問小編這個問題,作者是崽災,的小說是叫什么名字?這本小說叫做《侍寵陰魂》,最近更新的章節是“第1章:回鄉”,這本小說的感情走向是“靈異”,目前仍然在連載中,第一章是“第100章:時軒!我兒子!?”,在我們伯樂小說就可以觀看這本侍寵陰魂小說哦:睜開眼睛,然后坐在床上發呆,直到自己的媽媽過來敲門,她才回過神,換了衣服,然后無意間撇到床頭的MP3,那個有著時夙兩個字的MP3。夕瞳拿過來看了好一會,最終嘆了口氣,等哪次見面再還給他吧,想著,便放回原位,出了房間的門。剛剛出房間的門,夕瞳就聽見自己的媽媽說,姥姥下葬的時間提前了一天,奶奶重新算了一下時日,今天比較好下葬,明天的時辰不太好,于是只能選擇今天下葬了。

免費閱讀

一路瘋狂的跑回家,剛剛推門,就和媽媽碰了個面,裴媽媽看見她有些驚訝:“夕瞳?這么晚了你從哪里回來啊?”夕瞳看了自己的母親一眼,發現她懷里抱著個火盆,里面放著各種死人的東西,還有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小紙人。

不知道為什么,看著那只人,夕瞳感覺有些慌:“媽?您這是要去哪?這里面是什么?”裴媽媽把火盆往身后藏了藏,笑到:“這是我去買給姥姥的那些東西,你剛去哪了?還背著個包?”

夕瞳看了她一眼,解釋道:“我剛剛去找黑球了,媽,你不去睡嗎?”

裴媽媽搖了搖頭:“不睡,我今晚要給你姥姥守靈,你去睡吧。”夕瞳點頭,然后抱著黑球回房間里了。

洗完澡,夕瞳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十二點半了,看來是該睡了,把那個黑色的MP3往床頭一放,就看見下面刻著字,有些疑惑,拿過來看,是兩個繁體字“時夙”

他叫時夙嗎?正思考著,突然感覺到一道目光向自己投來,轉過頭看,是黑球正在盯著自己看,或者是,盯著她身后的窗口,她是關著窗簾的,但是,她卻清楚的看到,那外面站著一個影子,是外面有人,她房間在一樓,能有人站在外面也不奇怪。

“媽,是你嗎?”夕瞳不確定的叫了一聲,但是,那影子卻動也沒動,像是沒有反應,夕瞳往后退了一步,再次仔細看些,這么一看,那像是個老人的影子,有點駝背,但是,現在她家里只有奶奶一個老人,而且,奶奶不駝背,駝背的只有她姥姥,想到這里,她呼吸一渧,把黑球叫過來,然后連人帶貓,一起鉆進被子里,姥姥不會是從棺材里爬出來了吧!夕瞳想著,頭上不停的冒冷汗。

夕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著的,她只知道,她夢見她姥姥推門進來,弓著背,站在她床邊盯著她,直到雞鳴了才慢吞吞的離開。

剛剛起床,她便立馬跑到奶奶的房間,誰知,剛剛推開奶奶的房間,就看見奶奶的做法臺上放著一張黑白照片,照片里面的是劉嫂。

夕瞳怔在門口,愣愣的看著照片開口:“奶奶,這是……怎么回事……”

裴奶奶從做法臺后面的簾子出來,嘆了口氣:“夕丫頭,你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劉嫂也許是她的鬼魂,她在半個月前就病死了,而她的墳墓,就在村頭那,你也知道,劉嫂生前最疼你了,所以,見到你回來,可能高興,就出來和你打個招呼。”

夕瞳面色有些白:“怎么……會怎樣……”

看著做法臺上的遺像,好不容易才緩過勁來,急忙看向奶奶說道:“奶奶!昨晚!我去村頭,好像看到了姥姥,還有,還有我回來的時候,準備睡覺,然后就看見她……好像是她站在我窗外,我甚至還夢到她了,夢到她站在我床邊,一直盯著我!!”

夕瞳說著,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又上來了,裴奶奶看了看她,然后嘆了口氣:“夕丫頭,你想不想結婚?”

“什么?”裴奶奶突然的問題讓她有些懵:“奶奶,結婚什么情況,我才十七歲,還沒成年呢!!”裴奶奶看著她,然后說道:“丫頭,我說的是冥婚。”

夕瞳的瞳孔瞬間放大,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奶奶:“什么!冥婚!奶奶你之前不是說冥婚會減少人的壽命嗎?奶奶,我不想結冥婚,我就問姥姥為什么還沒走這個冥婚什么事啊?而且奶奶你知道我怕鬼的,你不能讓我去接冥婚!”

夕瞳整個人急的都快哭了,看著夕瞳的表情,裴奶奶嘆了口氣,說道:“夕丫頭,瞧把你嚇的,奶奶我就是說說,你姥姥后天就下葬了,下葬了就沒事,對了,你去祠堂燒個香吧,他們都燒了就差你了,再怎么怕也是你姥姥,也是要去燒一下的。”夕瞳點了點頭,然后從裴奶奶的房間出去了。

剛剛來到祠堂,裴母正在那收拾東西,夕瞳走過去:“媽,在收拾啊。”裴媽媽轉頭,看見她,就順手拿了三根香給她,夕瞳接過,然后跪在棺材對面拜了三拜,然后再把香插上,站直了起來,問道:“媽,姥姥是不是還有什么東西沒帶走?”

裴媽媽站直起來,仔細想了想,然后搖頭:“你姥姥的所有東西都燒了,現在家里好像沒有什么她的東西了,怎么了?”夕瞳搖了搖頭,沒有了啊!那姥姥她為什么還沒走……

插好香,然后就出去了。

從祠堂出來,走進客廳里,就看見老爸在那吃著飯,摸了摸肚子,發現自己早上也沒吃,便走到廚房那里,隨便弄了一個早餐,便坐在那里吃,她家辦喪事,現在不能隨隨便便的出去,聽奶奶說不吉利,對她本身也不吉利,對外人也不吉利,想著她也只能在家里看著電視,時不時的要陪著媽媽和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去守那陰森的棺材。

爸爸和各位大伯去找葬姥姥的地方,奶奶負責做法,正看著電視發呆,奶奶突然從房間里突然說道:“夕丫頭,把你的一縷頭發拿給我,我給你作法辟邪!”

夕瞳有些奇怪,但還是乖乖的去桌上拿把剪刀剪了一縷頭發給奶奶,奶奶看了她一眼,然后便轉身去房間里了,但不到一會,媽媽又進去了,等到她出來的時候,手上提著一個裝著死人的東西的籃子,但是他清楚的看到,籃子里放了一個昨天晚上她看到的那個穿著紅衣服的紙人,再一次看到它,她的心又再一次提起來了。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