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校園 → 男神,我可以!

男神,我可以!

大江流 著

連載中免費

男神我可以蔣落駱生白作者大江流小說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蔣落喜歡男人,一天下剛晚自習的他在燒烤攤遇見了一群混混聚餐,中間的男人高大威猛,簡直是他的理想型……后來,蔣落被人堵在小巷子里要錢,駱生白救了他,蔣落徹底淪陷,堵住大佬想以身相許……

0萬字更新:2019/09/19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男神我可以蔣落駱生白作者大江流小說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蔣落喜歡男人,一天下剛晚自習的他在燒烤攤遇見了一群混混聚餐,中間的男人高大威猛,簡直是他的理想型……后來,蔣落被人堵在小巷子里要錢,駱生白救了他,蔣落徹底淪陷,堵住大佬想以身相許……

免費閱讀

  2018年9月。

  一下晚自習,班里立刻哀鴻遍野。

  清溪縣一中傳統,開學不發書,一科一張卷。美其名曰幫忙復習功課,實質上是警告大家收心。因此這套卷子每年都出的記憶深刻,不是多少沒寫的記憶深刻,是空了多少地方的記憶深刻。

  蔣落收拾著筆袋,就聽見胖子胡千翼和板凳在那兒對答案。

  胖子:“第一題我選B。”

  板凳:“我選C。”

  胖子:“第二題我選A。”

  板凳:“我選D。”

  胖子抓抓腦袋,“第三題我選A。”

  板凳:“我選B。”

  蔣落:……

  收拾完書包,這兩人還在對著,不過這會兒已經對到第十二道了,蔣落聽著,他倆終于有個一樣的了,十二題都選A。

  他跟這兩傻貨打了招呼,“我先走了。”

  結果就被胖子叫住了,“落落啊,你不去后面了,你別忘了,建中的孫子說今天等你。”

  建中的孫子是指他們高二的張建設,因為長得人高馬大,又練過點武術,號稱打遍清溪無對手。蔣落論外表,就一文弱書生,原本是跟他不搭界的。就是他有點寸,暑假跟同學玩的時候,撿了個錢包,在原地等了等,還給了失主建中校花宋依依。

  他就沒把這事兒當事,可過了幾天,張建設就來找他了。

  那次是在他們小區門口,張建設穿著個跨欄背心,胳膊上紋著左青龍右白虎,跟個柱子似的杵在他跟前,問他,“就你還敢追我老婆?”

  結果蔣落沒吭聲,小區的大叔就舉著電棒跑出來了。

  張建設嚇得直接跑了。

  蔣落又不認識他,只當是個傻子,也沒當回事,正巧第二天他就去夏令營了,昨天才回來,也就不知道后續發展。結果今天一進學校,就被傳了話,說是他要跟蔣落決一死戰,讓蔣落放學去學校后面的小樹林等他。

  大概是瞧著蔣落一臉詫異,胖子才跟他普及了一下:張建設喜歡宋依依,而宋依依自從見了蔣落后就非君不可了,也就是說,對蔣落一見鐘情了。

  就是這么狗血。

  可蔣落不想這么狗血,他壓根沒想去,回答胖子,“告訴他我對他和宋依依都沒興趣,我的目標是清大。另外,再叫我落落,我就告訴你你選擇題只對了三個。”

  說完,他背著書包就走了。

  就聽見后面胖子發出了一聲哀嚎,“我認真了啊,怎么可能才三個?”

  還有板凳喜出望外的聲音,“那豈不是我對了十個?天哪,我要翻身了!”

  蔣落:……

  出了校門,蔣落直接去了旁邊的玉成燒烤。

  清溪縣是有名的燒烤天堂,這會兒不過九月初,正是吃燒烤的時候。整條大街上,兩旁到處擺著桌椅,三步一家小店,四處都是拖家帶口出來吃夜宵的人們,空氣里彌漫著一股子油脂浸潤了孜然的香味,勾人的緊。

  自然,排隊的人也挺多。

  蔣落站在一個阿姨后面,要了烤串,然后就退到了旁邊,一邊等一邊給他爸發微信,“我放學了,你到了嗎?”

  他爸秒回,“到了,要我派人去接你嗎?”

  蔣落看看周圍到處都是人,拒絕了,“算了吧,人多眼雜。”

  他爸一向對他的情緒敏感,不一會兒就回了一大串話,“落落,爸爸也不喜歡這樣,可還是安全為重。等那人查出來了,咱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出門了。”

  蔣落當然知道,這是不得已。當時他出事,他爸媽恨不得陪著他去了,讓他自己說,他也想好好活著,跟他爸媽一起過好日子。所以,雖然不喜歡這種跟父母分離隱姓埋名的日子,他還是把情緒壓下去了,回了句,“我給你點了十串羊肉,多放辣椒的。”

  顯然,他爸一直守著手機等他回復呢,又是秒回,“還是兒子記著我,一會兒見。注意安全。”

  又是安全。

  蔣落嘆口氣,也不知道那該死的綁匪什么時候能落網!他快憋死了。

  可畢竟……安全還真是挺重要的,他又習慣性的掃了一眼四周,這會兒都是出來吃夜宵的人,到處都是人頭,大家喝酒的喝酒,吹牛的吹牛,沒人往他這邊看。

  唯有……蔣落的目光,落到了旁邊不遠處的一桌上。

  玉成燒烤是清溪縣最好的燒烤店,每天座無虛席,想要吃東西,必須得排隊等著。可這會兒,明明那頭還有人等空位,他們周邊竟然空出了好幾桌。

  這說明什么?

  這群人及不好惹。

  其實也能看出來。九月的清溪縣還留著夏天的尾巴,大家一水的T恤短褲,就他們一桌穿著黑西裝黑皮鞋,每個人胸口還放著個墨鏡,不用思考,第一反應就是黑社會。

  一般人碰到這樣的,能躲多遠就多遠。

  蔣落更敏感,就是……他想挪沒挪開。

  那桌子上不僅僅有穿著黑西服領子都濕透了的黑社會,還坐著個男人。男人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長得很是不好惹,寸頭,劍眉,高鼻,嘴唇是菱形的,嘴角有點微微向下,配上他那張棱角分明的臉,不只是帥,還酷,蔣落簡直挪不開眼。

  這不就是他心中的男神模樣嗎?

  他心跳的有點快,可就這也舍得移開眼睛,慢慢往下看去。

  對方穿著一件黑色T恤,露出的手臂修長而不失力量感,再往下,腰身隱藏在了別人的身影下,看不分明,但戳出來的兩條腿確是存在感滿滿。

  蔣落忍不住比較了一下,最后覺得,男神的身高一定不低于一米八五,最重要的是,腿很長。

  就是不知道有多長?

  他忍不住抬頭又看了一眼,結果男人居然抬頭了,正好跟他對上了眼。

  要擱著他的性子,這也沒什么,人走在街上,哪里有不給看的?可他們打扮特殊,想著安全兩個字,蔣落還是小心了些,低下了頭,反正等會兒再偷偷看就是。

  這頭駱生白正忍著性子跟老同學喝酒,他這次來清溪縣是來找人的,可不知道怎的,明明種種證據都指明,那位姓蔣的女醫生就是生活在清溪縣,卻偏偏找不到。

  駱生白商場上馳騁多年,明白這種情況下,八成有人故意隱匿了對方的信息,有這種本事的人,肯定在本地有著極大的資源。強龍不壓地頭蛇,他也沒準備一條道走到黑,就準備打道回府,換個方向想辦法了,沒想到半路上居然遇到了高中同學趙虎。

  他倆高中不算太熟。依稀記得,高三誓師的時候,趙虎發誓說要當個文化人,那會兒大家還給他鼓掌呢。后來趙虎考上了某大學生物工程專業,原以為他自此完成了父親的心愿,哪里想到,這專業不掙錢,趙虎兜兜轉轉,又回來接手了他爸的保安公司。

  兩人在飯店碰上,趙虎一聽說他來找人的,就拍著胸脯把事情攬下了,順便拉著駱生白就要喝一杯,老同學見面,駱生白也想聚聚,沒想到,趙虎還拉了這么一票人過來。

  趙虎振振有詞,“這都是我公司的骨干,老白,我跟你說,整個清溪縣,要是他們找不到的人,你找誰也找不到了。”

  駱生白就沒推辭。但這群人也有點太生猛了,五十多度的白酒跟喝水似的,一個個的都要敬他,雖然推了不少,可這會兒也有點受不住了。

  借著他們相互喝起來了,駱生白抬頭休息一下,沒想到跟個小孩對上了眼。

  男孩子長得白白凈凈,眉清目秀,看不太出來歲數,大概十六七八、九歲吧,身上還穿著校服,雖然不知道是哪所高中的,不過第一感覺就是個好學生。

  他看過去,那孩子就低了頭。他以為這孩子不好意思了,也沒在意,可不過片刻,那熟悉的被盯著的感覺又出現了,他于是回過了頭,就發現那孩子接著大大方方的打量他呢。

  那表情實在是太自然,好像他生下來就是給這孩子看的一樣。

  駱生白覺得挺有意思。

  這小孩臉皮挺厚啊。

  這時候,趙虎又舉了杯子跟他喝酒,“老白,當年你在學校,那是風云人物,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說話。沒想到在這兒遇上了,這就是緣分啊,來來來……”

  他話說了一半,大概發現了駱生白的目光,也順著看了過去,就瞧見了站在燒烤店門口的蔣落。

  夜里看人,帶著燈光的朦朧,還有燒烤的煙霧繚繞,原本就是三分模樣,三分煙火,四分醉意。何況蔣落不止三分顏色?趙虎一打量忍不住吹了聲口哨,“呀,這小子真好看。”

  駱生白眉頭皺了皺,扭頭看了一眼趙虎。這家伙大概喝醉了,不像在酒店里那么端著,語氣里就帶著點輕佻,“咱們清溪還有這么個美人呢?我去問問。”

  他說著就想站起來,駱生白一把就拽住了他,直接將他按在了座位上。

  趙虎的酒頓時醒了一半,倒不是駱生白攔他這事兒,而是駱生白的力氣。

  駱生白那只手極為隨意的放在他的左小臂上,此刻他竟然跟釘子一樣,一點都站不起來了——他自認為自己也是個練家子。駱生白卻是一副跟哥們聊天的架勢,隨意道,“就是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孩子,理他干什么。”

  說完,扭頭沖著那小孩兇神惡煞的吼了一句,“看什么看?!”

  一句話,喊得整個燒烤店的人都聽到了。

  從他們來,老板就盯著呢。這會兒聽見惹了事,連忙出來了。瞧見說的是個學生,麻利的塞了一把烤串給蔣落,推著他往外走,還說呢,“趕快走,最近別過來,一群地頭蛇你惹不起。”

  蔣落想回頭看看男神,也讓老板胖胖的身影擋住了。

  而且老板人很好,大有目送他離開才放心的意思,蔣落沒辦法,只能遺憾地先騎著車子走了。

  不過老板挺擔心,蔣落覺得還好。

  他很能分清楚人的善意惡意,男神似乎并沒生氣,是旁邊那個長的跟凳子似的家伙,目光挺惡心的看過來,男神才發飆的。

  蔣落自認為,男神好看又善良,是在保護他。

  一邊騎車回家,一邊這樣想,外加九月夜里和煦的小風吹著,聞著那股子熟悉的孜然味,蔣落都覺得這個夜都可愛起來。

  燒烤攤上,瞧見蔣落人影都不見了,駱生白才松了手,沒事人一樣,扭頭給趙虎倒了杯酒說,“咱們接著喝,剛剛說到哪里了,對了,這就是緣分。來來來走一杯。”

  他舉舉手,趙虎眼巴巴的看了一眼蔣落消失的方向,又看了一眼駱生白,就跟著喝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