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穿越 → 輪椅暴君的白月光

輪椅暴君的白月光

不是風動 著

連載中免費

輪椅暴君的白月光寧時亭顧聽霜作者不是風動小說全文最新章節在線:寧時亭被所愛之人一杯毒酒賜死,重生回十七歲,只求離去,府上時光寂寞,他與殘廢的少年世子同住屋檐下,還是忍不住管了閑事,結果卻聽見陰鷙冷漠的少年說:“我要你”重活一世,他成了未來暴君的白月光……

0萬字更新:2019/09/26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輪椅暴君的白月光寧時亭顧聽霜作者不是風動小說全文最新章節在線:寧時亭被所愛之人一杯毒酒賜死,重生回十七歲,只求離去,府上時光寂寞,他與殘廢的少年世子同住屋檐下,還是忍不住管了閑事,結果卻聽見陰鷙冷漠的少年說:“我要你”重活一世,他成了未來暴君的白月光……

免費閱讀

  那個夢又來了。

  街市巷口,童謠聲聲字字,都落在人耳中。有嬉笑、打鬧聲,也有跑跳的聲音,人們來來去去,都是虛無的幻影。

  “一拍一,仙宮亂,一拍二,晴王反;

  二拍一,帝王換,二排二,江山叛;

  三拍一,新君厭,四拍一,群臣怨,

  五拍一,妖妃死,五拍二……兒殺老子!”

  歌聲結束的一剎那,火光四起,在街市中點燃,最后在金玉殿堂里蔓延,漸成燎原之勢。聲音被切斷,只有火光和令人窒息的高熱依然存在。

  一個年輕人跪在庭階前,面前是一杯毒酒。

  君王沉穩威嚴的聲音停留在腦海中:“以后,史書會寫,我的阿寧為平群臣之怒,自絕于帝王面前。你的名字,會和我的名字放在一起……千秋萬代!”

  他緊緊地盯著階下的年輕人。

  骨相極美,人也年輕。銀白泛藍的長發顯示著他鮫人一族的卓越血統,但是眉眼安定平和,一如既往。

  很乖。

  即使到了今天這種時候,也這樣聽他的話。

  十年前,帝王也是這樣站在這個年輕人面前,用同樣的語氣承諾:“以后,我會補給你一場風風光光的大婚,給你一個名分,等我登基稱帝,你就是我的帝后。我們的功業……會永垂不朽!”

  這個乖順的鮫人等了十年,等來了他坐穩江山。

  但是他沒有娶他,給出的理由是這樣的——因為他只是代政,還未稱帝,沒辦法讓他風風光光地作為皇后,真正嫁進來。

  他也沒有告訴他,自己早有了心儀的皇后人選,那是被他好好保護、隱藏起來的一個狐族少年。

  他告訴他,阿寧,現在不宜操之過急,你一定是我唯一的皇后。

  他告訴他,阿寧,等我們大婚那天,我就和你圓房。

  我的人,要從正南門抬進來,乘九十九只仙鳳圍繞的嫁輦,風風光光地和我成親。

  寧時亭從來沒有懷疑過他,他永遠相信他的話。從他五歲那年,被他撿走之后,這個小鮫人就把自己的一切放心托付給了他,誓死追隨。

  這次……他一定還會聽他的話!

  然而他失算了。

  笑意緩緩從階下人臉上綻開,沒有慌亂,只有涼薄的嘲諷。

  他輕聲說:“以后,史書會寫,晴王代政后江山不穩,都是因為寧時亭狐媚惑主。”

  “該殺!”

  他的小鮫人終于知道了。

  終于知道他付出了一切,不過是一只無心帝王推出來頂罪的羔羊。

  顧斐音十年沒碰過他,別人卻會覺得是他禍亂朝綱。不會有人比寧時亭更好騙了,說點甜言蜜語,許下一些不會兌現的諾言,他就會心甘情愿地為他赴湯蹈火。

  二十二年的追隨、崇拜,無數次的舍身赴死,虛假的情愛與時間,都掩埋在冰冷的史冊,不為人知的角落中。

  “你喝還是不喝?!”

  年輕人的平靜終于讓帝王徹底慌亂起來,徹底亂了陣腳,眼里幾乎要燒起一團火。

  “是我養大你,是我救活你,是我把你帶進府,九洲都知道我最寵愛你,我為你松懈了朝政——阿寧!”

  見他不動,那聲音最終變成了暴喝。

  “喝了它!”

  下巴被掐住,硬生生灌入冰涼的烈酒,疼痛幾乎瞬間將年輕人的胸腔生生撕裂。

  然而男人的聲音和氣息,也在此刻終止——一支金色的羽箭,在這一剎那貫穿了帝王的咽喉。

  那一剎那巨大的貫穿力,甚至直接將他整個人往后生生拖了半尺!

  血液噴涌而出,男人連遺言都沒說出口,就這么死了。

  年輕人微微睜大眼睛。

  他沒有被突如其來的事件震懾,卻在聽見他話音落下的那一剎那,瘋了似地爬過去,嘶聲喊道:“不是你的,不是你的,我把命還給你,我五歲的時候死在鮫人海岸邊,你醒來,我把命還給你!”

  二十二年。

  人生有多少個二十年?

  漂亮溫軟的臉頰沾了血色,指甲嵌入骨肉,生生剝離。

  年輕人渾身發著抖,惡毒的恨意姍姍來遲,在此刻才瘋狂地傾瀉而出。

  他怎么能和他一起死?

  他憑什么和他一起死!

  身后腳步聲響起。一個人將他往后拖,死死地摁進了懷里。

  “寧時亭。”

  熟悉的聲音響起。

  他睜大眼睛去看他,可是他眼前已經黑了下去,再也看不清東西。

  血液在腦中沖撞,耳邊嗡嗡蜂鳴。

  從少年到青年,顧聽霜對他說話時,永遠是這樣的口吻。

  輕慢、惡劣,帶著少年獨有的驕傲與陰戾,只是這個時候語氣沉了許多。

  他和他不怎么熟悉。

  初入王府時,他十七歲,顧聽霜十四。

  當天晚上,顧聽霜把他趕出了新房,因為那是他母親曾經住的地方。

  后來,兩個人一個屋檐下相處,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就這么平靜地過了好幾年。

  顧聽霜總是沉默的,冰冷的。是一個在黑暗的角落,扶著輪椅,腰背筆挺的陰鷙少年。

  偶爾他視線和他對上,顧聽霜總是會將臉別到一邊。

  再后來,寧時亭離開仙洲。關于他的印象,也只有周圍官員的偶爾提及——“世子勉強能走動了”、“世子搬出了王府”……

  世子已經長大成人。

  他看不見,可是依然感受到了這股氣息,認出了是他。

  顧聽霜半跪在地上,抱著他。

  昔日瘦削的少年已經變得充滿力量,銳利的眼垂下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沒說話,他就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

  “寧時亭。”

  “你冷不冷啊。”

  毒侵蝕著他的神志,生息在一點一點地消失、流走。

  顧聽霜說:“你真可憐,快死了,還貪這點熱氣。我父親他從來沒牽過你的手嗎?”

  他這樣說著,可是抱著他的臂膊很用力。用力到微微有些發抖。

  這樣擠著抱著,還是很溫暖。

  “你看看我,你看不見了嗎?”

  一聲又一聲,如同鈍刀子切割。

  是恨嗎?他還以為他奪走了他母親的寵愛,擾亂了他的家庭;還是恨他作為一個外人恬不知恥地和他住在一個屋檐下?

  恨他,闖進他生命中最黑暗的一段年月,以此覺得羞恥嗎?

  盡管只有他知道那是假的,但他的的確確破壞了顧聽霜的安穩年月,擠占了晴王府的一角,闖進了他封閉起來的獨處時光。

  他的嘴唇動了動,但是喉嚨也像是被冰凍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窮盡他的力氣,這個夢再重來千百次,他依然沒有辦法發出任何聲音。

  顧聽霜跪在地上,死死地將他抱在懷里。

  這是他們第一次離得這么近。

  直至懷里人身體漸漸涼下去,一聲壓抑的低泣才猛然從喉間漏出。

  “你看……看看我啊。”

  最后一點意識隨著這句話消散,金玉殿堂轟然墜毀,天空顫抖著,青煙在剎那間騰躍起,火光呈現滅頂之勢。他短暫的一生次第浮現,那些他熟悉或不熟悉的音容笑貌,恩師凝重的面頰,邊關雪原上的風聲……都在化作了強大的鬼手,將他拖進了無邊地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