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4162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穿成九零鳳凰男

穿成九零鳳凰男

異雀 著

連載中免費

穿成九零鳳凰男沈寅初小說最新章節作者異雀免費閱讀全文:沈寅初穿越成了書里頭欠了賭債拖累全家的渣男,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全家騎在他媳婦蘇鯉頭上作威作福的人渣,最后下場凄慘,連一對雙胞胎女兒也沒保住……沈寅初:……媽的,感覺像是吃了屎一樣,他最看不起這種男人了……

0萬字更新:2019/09/26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穿成九零鳳凰男沈寅初小說最新章節作者異雀免費閱讀全文:沈寅初穿越成了書里頭欠了賭債拖累全家的渣男,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全家騎在他媳婦蘇鯉頭上作威作福的人渣,最后下場凄慘,連一對雙胞胎女兒也沒保住……沈寅初:……媽的,感覺像是吃了屎一樣,他最看不起這種男人了……

免費閱讀

  十一月,東北。

  外頭冷得連老狗都縮了脖子,屋里頭卻溫暖如春。上岡市是煤礦城市,礦里頭怕凍著孩子們,暖氣不要錢地燒。

  尤其是教室里頭,學生多、人氣旺,有怕熱的小子連毛衣都脫了,只穿一件襯衣。

  九三年的中國還沒有推行雙休制,周六的中學也還是要上課的。辦公室里頭一群老師正寫教案的寫教案、判卷子的判卷子,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小蘇,找你的,你爸。”

  蘇鯉接了電話,點頭嗯了幾聲掛斷了,有點不好意思地去組長那請假。

  “李哥,今兒我想早點走。我家那口子回來了。”

  聽著蘇鯉這句話,同事都紛紛抬起頭。

  “小蘇愛人回來了啊?可真不容易,這不年不節的,請假回來的吧?”

  “年輕人嘛,家里頭老婆咋能不想呢?礦上掙得是多,可是這一年到頭不著家的可也真夠嗆……”

  “是啊,咱小蘇可真不容易,家里頭倆孩子,還有老婆婆那一大家子。這回你對象回來了,可得叫他好好伺候你幾天!”

  蘇鯉紅著臉受了幾句打趣,收拾東西先走了。她不是班主任,早走個半小時二十分鐘也沒什么大礙。她才推著自行車出了車棚,一個辦公室的小方就追上來了。

  倆人是同學,不過也多少有點不對付——當年上高中的時候,小方跟沈寅初走得挺近,上大學之后才不聯系。

  “蘇姐,咱倆一起走。宏宇這幾天去華亭出差,沒法過來接我。”

  蘇鯉再老實,天天聽下來,也知道些好賴話了。

  都是同學,這小方還比她大倆月呢,一口一個蘇姐的。蘇鯉瞧瞧自己身上結婚時候定做的舊衣服,再看看小方剛燙的頭發,心里頭有點堵得慌,只能加快蹬車,盼著早點回家去。

  偏小方越發來勁:“蘇姐,我看你這車也騎了挺久了,怎么不換一輛女款的?二八大杠騎著多不舒服啊。”

  看著蘇鯉不說話,她笑得挺開心:“哦對,我想起來了,你平時得接倆孩子呢,前面坐一個后面坐一個,那可不正好!多虧蘇姐你長了這么個大個兒,換了我啊,可馱不動這倆孩子。”

  蘇鯉扭頭看了一眼小方騎的女款飛鴿,嶄新的紫色新款,估計要幾百塊才能下來吧?沈寅初賺得是不少,可每個月倒有一半要給老婆婆,再加上家里頭倆閨女,平常日子都緊巴巴的,哪有錢換新車子?

  “蘇姐,你瞧我這嘴!就老愛說實話!”

  小方這會兒舒坦多了。

  大學畢業那會兒,她還想跟沈寅初繼續處,結果人家早就跟蘇鯉打得火熱。她當時可憋氣了!

  沈寅初人帥得跟演《圍城》那陳道明似的,她們當初一個班的女生誰不惦記著?結果到頭來找了這么個單眼皮傻大個兒。

  不過,現在看著倆人結婚這日子過的,她也后怕,多虧自己沒跟著那沈寅初。前幾天同學聚會,幾個女同學還講,學生時代太單純了,擱現在誰跟了沈寅初,那叫“精準扶貧”!

  蘇鯉在一邊看著她的樣子,想也知道這人心里頭想些什么。風言風語她哪一日聽得少了?不過這也是她的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還有倆孩子呢,橫豎日子也得過下去。

  她正悶頭騎著車,聽旁邊小方有些古怪的聲音:“喲,看不出來啊,蘇姐你還挺馭夫有術的啊?”

  倆人這會兒已經騎到小區門口了,蘇鯉抬頭一看,那個人群里頭比旁人高一頭白一度的可不就是沈寅初嗎?

  不過,這會兒的沈寅初可不是原先那個了。他本是個先天性腎功能不全的藥罐子,病病歪歪了二十幾年,進了ICU就沒出來,穿成了剛看過的這本書里頭的炮灰配角。

  全本書里提起配角兩口子還不到兩頁,幸好他繼承了原主的記憶,才能從人群里頭認出來自己媳婦。

  書里描寫得不多,只說蘇鯉不像妹妹蘇蓮那般長得甜,個子太高不好處對象。可在沈寅初看來,活脫脫就是個中年導演夢中情人杜鵑的翻版。

  放現在是不符合“大眼睛鵝蛋臉”的審美,可放在二十年后,出道都夠了!一米七的個子,從自行車上跨下來,頓時顯得胸下面全是腿。

  “喲,寅初,你還挺心疼媳婦兒的啊。剛回來也不在家歇歇,就來接蘇姐。”

  看了一眼旁邊這個小方,沈寅初勉強從記憶里搜羅出對方的存在。一言以蔽之——炮灰背景人物!

  笑著從蘇鯉手里頭接過自行車推著,沈寅初把手里頭的十三香放在前車筐里:“我做菜看調料沒了,下樓買一包,順便接一接媳婦兒。”

  他抬頭朝著蘇鯉笑了一下,全程再沒看小方一眼。

  看不出,高中時候那么大男子主義的沈寅初,現在還會做菜了?還懂得做飯等媳婦回家?

  小方心里頭不是滋味,看著自己身上的新衣服,不知道從哪來的酸意翻了上來:“這次回家給你媳婦兒沒帶點兒什么好東西?我們家宏宇上次去廣州出差,給我帶了那邊最時興的衣服,咱這邊百貨商店賣的可不行……”

  饒是沈寅初是個鋼鐵直男,也聽出來這女人話里頭的攀比來了。

  他可是從19年穿越過去的,鋪天蓋地的520七夕送口紅,哪怕沒處過對象,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許多。這次回來,還真就帶了禮物回來。

  這種時候能給自家媳婦丟面子嗎?那絕對不行!

  看了一眼小方身上套在棉褲外頭窩窩囊囊的健美褲,沈寅初輕笑一聲:“健美褲我沒買,我們家蘇鯉腿太長,穿著短一截,再說也不是現在這季節穿的。我買了件呢子大衣,駝色的,她個子高、撐得起來,穿上肯定跟雜志上的模特似的。”

  呢子大衣?

  蘇鯉眼睛亮了起來,可又想到那一件大衣怕不是比這一輛自行車還貴,手上微微拽了拽他的衣裳,小聲道:“不用給我買,給閨女買兩件新衣裳多好,那個貴咋舍得穿啊。”

  沈寅初在心里頭感慨了一句,還沒經過消費主義污染的勞動人民就是樸素!擱后來,一個月工資三千塊的小姑娘背幾萬塊的包都不當回事的。

  “咋不買?就得買,我去商店一看那大衣就知道你穿著肯定好看!我媳婦兒大長腿不穿,退回去給小短腿穿?衣裳耷拉到地上還不如直接套麻袋呢,是不是?”

  說到這,沈寅初一扭頭:“唉喲,小方,對不住,我這嘴就是太直,我沒有說你的意思!你千萬別往心里去!”

  小方氣得牙都要咬碎了,平時習慣了蘇鯉悶頭受著她諷刺,這會兒碰見個一句句懟回來的,還真不知道回啥了!

  還不等她想出來說啥,人兩口子已經停好了自行車家去了。偏旁邊還有人湊趣:“還真別說,平常看老蘇家老大個兒高,但是跟這沈家老大站一起挺般配,這大長腿……”

  “什么大長腿!那是傻大個兒!”

  旁邊湊趣兒的閑人吃這一句,忍不住看了一眼小方:“各個兒腿短跟我發什么火兒,有病么不是,有本事你自己打折了再長一截啊。”

  “你!”

  小方氣得要命,又不敢惹對方,跺著腳往自行車棚里頭走,一邊奇怪得不行。

  那個沈寅初,怎么就突地變得嘴甜又會哄老婆了?

  不過,再會哄老婆,也總有些事情是一件呢子大衣糊弄不過去的。

  “寅初,這時候礦上不是應該正忙著呢嗎?你咋突然回來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倆人剛到家,沈寅初接過蘇鯉換下來的外套往衣帽架上掛,聽見她問問題,想了想,老實講道:“沒有,我辦了停薪留職,琢磨著自己回家做點什么,以后就不去那頭了。”

  “什么?!”

  咣當一聲,蘇鯉手里的鋁飯盒都掉在了地上,目瞪口呆地看著沈寅初。

  他居然離職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