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鳳妃九傾

鳳妃九傾

夏八月 著

連載中免費

鳳妃九傾陸婉寧澈作者夏八月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母親是公主,舅舅是皇帝,外祖母是太后,可陸婉卻凄涼死去了,重回四歲,陸家人再也不能用所謂親情控制她了,欠她的,她要一一討回,害她的她要讓他們血債血償……唯有寧澈,他說:“別怕,有我在”

96萬字更新:2019/09/27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鳳妃九傾陸婉寧澈作者夏八月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母親是公主,舅舅是皇帝,外祖母是太后,可陸婉卻凄涼死去了,重回四歲,陸家人再也不能用所謂親情控制她了,欠她的,她要一一討回,害她的她要讓他們血債血償……唯有寧澈,他說:“別怕,有我在”

免費閱讀

  冷宮中,一個衣衫臟舊的女子狼狽的倒在地上,她的額頭冒出冷汗,手指也被夾板夾得紅腫,沒有了知覺。

  她抬眸看向面前的華袍妃子,氣息虛弱的道:“我沒有毒害過皇嗣!”

  麗妃不置可否的冷笑一聲:“罪名早被認定,我便是知你沒有又如何,你今天非死不可。”麗妃不耐煩的皺了下眉,“喝吧,這是太后恩德,念你是平陽公主的女兒,給你留個全尸。”

  兩個太監一人一邊,陸婉瘋狂的掙扎也逃不過,那液體流入口中的感覺,她永遠都忘不了。

  “麗妃!今日你為非作歹,他日你也會不得好死……啊!”陸婉瞳孔泛紅,下一秒,毒酒發作,疼得她面部猙獰,恐怖不已。

  陸婉整個人蜷縮在地上,最后幾下,都感覺不到痛了。

  “娘娘,陸婉的尸體要怎么處置?”太監上前查看確定死透了,一臉討好的樣子上前。

  麗妃擰著眉,手中的手帕已經變形,看著陸婉的尸體安靜的躺在那兒,似還有些氣不過,上前準備踩幾腳。

  “呵,還想詛咒本宮,本宮讓你死都……”

  “滾開!”一個身影晃過,麗妃被一腳踢開。

  “麗妃打入冷宮,永世不得出宮一步。”

  那人眼神猶如地獄,讓麗妃全身顫抖一下,還來不及說話,就被人堵住了嘴拖了下去。

  今年京城的冬日格外的冷,大雪紛飛。

  不過達官貴人的府上都是暖洋洋的。

  “公主,那邊來話,玉姨娘發作了。”香茹匆匆走到里屋中段,不敢再向前一步。

  平陽公主伸出手輕柔的拍著床上的孩子,淡淡而言:“本宮知道了。”

  一個妾室生子,她還要舍了自己的女兒去那邊?

  香茹應聲退下。

  “婉兒,不過是個小小風寒,怎得還不見好……”平陽愛憐的摸了下陸婉的額頭,繼續著先前的動作,輕柔的拍著,希望她能舒服些。

  小小的人兒臉上泛紅,躺在床上,小小的眉頭緊蹙。

  “我沒有,不是我,你們走開,滾開!”陸婉全身都在抗拒,猛地驚醒,睜大了眼睛,怔怔看著上方。

  “小姐?”覃媽媽彎著腰朝前試探一問,看到陸婉睜開了眼睛,驚喜的跑到外間,“公主,小姐醒了。”

  平陽不過是出來用個早膳,未想到女兒就醒了,立馬放下手中的粥奔進去,見陸婉呆傻的看著某處,眼淚就不由落了下來。

  “婉兒,婉兒,娘在這兒。”平陽輕聲呼喚,唯恐嚇著了女兒,一時間也忘了上前,站在那兒小心的看著她。

  陸婉有些迷茫的偏頭,只覺得那婦人處處透露著熟悉。

  “娘?”小聲的喚出了聲,陸婉迷茫的眼神讓平陽悲從心來,上前就把她摟在懷里。

  “婉兒,你可把娘擔心死了。哪里不舒服,快告訴娘?”平陽隱隱有種女兒失而復得的喜悅,上下打量著,心里也后怕之極。

  陸婉在懷中聞到了一種讓人心安的味道,讓整個人都甘之如飴,可——

  她不是死了嗎?不是被麗妃一壺毒酒給……

  “公主,大夫來了,請他給小姐看看吧。”覃媽媽領著人進來,笑容滿面,小主子醒了,她自然是高興的。

  陸婉看著年輕了許多的覃媽媽,顫聲道:“覃媽媽?”

  覃媽媽在她進宮前病了一場,已是去世的人。

  這一切,是怎么了?

  直到陸婉的小肚子被人喂得飽飽的了,才似醒非夢,她回到了四歲的時候,那時候她的娘親平陽公主還未去世。

  香茹從外進來,瞧見陸婉醒了,高興一笑,才低聲稟告:“公主,玉姨娘生了。”

  平陽抱著陸婉,輕聲哄著她,似聽到了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問都不想問。

  陸婉渾身一僵,遠安侯府那個舉世聞名的京城第一才女出生了……

  她幼時沒了娘親,親近玉姨娘,疼愛這個妹妹,可她得到了什么?

  陸清踩著她得了才女的名聲,玉姨娘也踩著她當上了正室夫人。

  她因為這些人,被迫嫁入宮中,最后不過一杯毒酒慘死宮中……

  “公主,那邊?”香茹見平陽不說話,出聲提醒。

  平陽不咸不淡的瞧了香茹一眼,道:“備份平常的禮就行了。”

  香茹被嚇得心驚膽跳,垂下頭道是,退了出去。

  “娘,那邊生了孩子,我們不過去看看嗎?”陸婉早對兒時的娘親沒了記憶,伸出肉乎乎的手扯了下平陽的衣袖,充滿困惑的樣子。

  平陽冰冷的視線落到陸婉的身上,瞬間融化,輕聲道:“婉兒的病還沒好呢,病好了娘親帶你過去玩。”

  陸婉被平陽這快速的轉變嚇了一跳,乖巧的點點頭。

  在公主府修養了幾日,陸婉摸清楚了娘親的脾性,這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什么都不在意,只在意她。

  若是前世她有娘親一直的愛護,在遠安侯府時就不會被人欺壓,也不會為了保住自己入宮,最后落到那般的下場。

  陸婉總算等到了娘親帶自己去遠安侯府的日子,這一世,她要把遠安侯府攪和的人人不得安寧!

  “祖母好,二嬸嬸,三嬸嬸也好。”陸婉一進門就掙脫了平陽的手,沖進去,坐到了祖母林氏旁邊,抱住她的一只手臂,滿臉高興。

  平陽公主緩緩而入,嚴肅的看著陸婉:“婉兒,不可如此沒規矩!”

  “婉兒想祖母了。”

  女童說話奶聲奶氣,林氏心花怒放,直摟著陸婉說話:“婉兒是想祖母了,公主別怪罪她。”

  平陽順勢給林氏行一禮,便淡然坐在林氏下首的位置。

  “婉兒,你可別只顧著和你祖母說話,二嬸嬸也喜歡你呢。”薛氏有些吃醋的模樣,讓林氏更加高興。因大夫人是公主,這遠安侯府目前掌管中饋的乃是二夫人薛氏。

  “婉兒你看,你二嬸嬸竟吃醋了,你快去哄哄她。”林氏滿臉笑意,被哄的極開心。

  陸婉小手捂住嘴嗤笑:“二嬸嬸,羞羞。”說完就跑過去,挨著薛氏,“婉兒也想二嬸嬸了。”

  薛氏也不動怒,反而一把攬住陸婉,親熱的親了親她的臉蛋。

  “三嬸嬸,我也想你的。”陸婉從薛氏的懷里伸出頭,對三夫人霍氏真心一笑。

  前世在這府中,只有三嬸嬸讓她感受到了溫暖,可霍氏后來與三叔赴任,現今看到,她是真的很想。

  霍氏一愣,反應過來,尷尬一笑:“我也想婉兒。”

  平陽淡淡掃了霍氏一眼,依舊是那副淡然的模樣。

  林氏只覺得霍氏小家子氣,抬不上大場面,雖是個庶子媳婦,但也代表了遠安侯府的臉面。當下就有些不喜,招手示意陸婉到她身旁坐著。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