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幻想 → 心動滿格

心動滿格

楚寒衣青 著

連載中免費

心動滿格祝嵐行鹿照遠作者楚寒衣青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祝嵐行發現自己會時而變大時而變小,有時是小孩子,有時是青年,只有靠近鹿照遠才能保持穩定,于是他費盡心思力圖和鹿照遠當同班同學,但是……月考,全校第一鹿照遠,全校倒數祝嵐行……祝嵐行:沒想到我還得寒窗苦讀才能和人繼續當同學……

0萬字更新:2019/09/27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心動滿格祝嵐行鹿照遠作者楚寒衣青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祝嵐行發現自己會時而變大時而變小,有時是小孩子,有時是青年,只有靠近鹿照遠才能保持穩定,于是他費盡心思力圖和鹿照遠當同班同學,但是……月考,全校第一鹿照遠,全校倒數祝嵐行……祝嵐行:沒想到我還得寒窗苦讀才能和人繼續當同學……

免費閱讀

  外頭的風有點大,嗚——嗚——地尖嘯來去,嘯得門口的小青柏折了腰,沒放好的易拉寶在七層高的天空恣意飛舞,上邊明星臉上的笑在風中有點兒扭曲。

  一如正蹲在身前的女人。

  “小朋友,你怎么一個人坐在這里,爸爸媽媽呢?”

  商場休息區的人造櫻花樹下,祝嵐行在此坐了有些久。

  他將目光自眼花繚亂、色彩斑斕的商場收回來,看著女人。

  女人四十左右,長得還算白胖,像剛出鍋的饅頭,但不太會笑,笑起來時,就像饅頭被人用力掐上一把,一下現了它皺巴干癟的原形。

  “來,阿姨請你吃糖。”

  她朝人群里的同伙飛了個眼色,沖祝嵐行攤開的手掌里,滿是花花綠綠的糖果。

  祝嵐行恍若無覺,從中挑出個粉藍色兔子的。

  女人笑容更深了,她張開嘴巴,模擬出吃東西的聲音。

  快吃吧,很甜的,啊——”

  祝嵐行掐開包裝,收起漂亮紙張,落下顆含迷藥的糖果,揚手丟入女人嘴里。

  女人:“???”

  糖果直抵喉嚨。

  她一嗆,半吞不吞,撕心裂肺地咳嗽起來。

  祝嵐行跳下椅子,邁開小腿,朝前方不遠處的甜品店跑去。

  小孩的奔跑速度當然比不上大人,但嗆咳連連的女人和來往的人群很好的作為屏障,給他爭取了足夠的時間。

  眼看就要跑入甜品店,前方突然橫來一條腿。

  祝嵐行沒收住腳步,直接撞了上去,還暈著,一只手伸來扶住了他:

  “小朋友,沒事吧?走路小心點……”

  “后頭有拐子追我,想要拐賣我。”

  兩道聲音交疊著響起來。

  來甜品店換班的鹿照遠怔了怔,打量小孩:

  四五歲大的孩子,皮膚冷白冷白的,大眼睛,粉嘴唇,穿著身小紳士似的西裝,可愛得像櫥窗里洋娃娃。最獨特的是眼睛,色澤很淡,淺透薄脆如同一盞琉璃,注視人的時候,分外……攝人。

  鹿照遠從小孩的眼睛中看見了自己的清晰倒影。

  他在這瞬間做出決定。

  他驀地蹲下,把孩子抱起來,往前走了兩步,進入甜品店中,再放下。

  這一系列動作之后,前方的人群一陣騷動,一對神色兇狠的男女推擠著人群跑了出來,目標明確,直奔甜品店中的祝嵐行。

  鹿照遠站著不動,一直到這對中年男女堪堪夠到甜品店的門口之際,伸腳一勾玻璃門。

  輕輕一個推力,厚厚的玻璃重重合上,正拍在兩人臉上,當場把人的眼淚拍了下來。

  鹿照遠露出一個輕松寫意,見機行事的微笑:“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心關了門,不疼吧?你們想要干什么,進來點單吃甜品嗎?”

  女人狠狠擦掉眼淚,一開口就像被掐了喉嚨的母雞在尖叫:“你搶我孩子你還打人,你才想干什么!”

  這一聲嚷,嚷得商場里的人盡皆側目,圍攏過來。

  “我沒有打人,我只是一不小心碰到了玻璃門。”鹿照遠狀似誠懇,“不過,你說他是你們的孩子?”

  “不是我的還是你的?趕緊讓開,不然我報警了!”

  鹿照遠眼神鉤子一樣鉤過兩人面孔,半晌笑了:“請便,隨意。等警察來了我可要請他們好好看看,一對猩猩是怎么生出了個人類寶寶。”

  眾人一看兩人這鄉土喪氣長相,再看小孩玉雪可愛模樣,發出了然的哄笑:

  “不要越級碰瓷,這兩最多小孩家的保姆和司機了吧?”

  中年男女見勢不好,立刻想跑。

  但鹿照遠早有準備,一拉玻璃門,先快速一腳放倒男人,再在合身前撲,反扭女人手臂,一眨眼就控制住了兩個人:“大家幫個忙,把保安叫來,報警抓人販子。”

  人群連忙答應。

  馬上,保安匆匆趕來,自鹿照遠手中接過拐子,一邊押著,一邊給警察打電話。

  門外的事情完了,鹿照遠才回頭,值班經理尤甜已經端著碗芝麻糊出來了。

  她先拍了拍鹿照遠的肩膀,稱贊道:“腦子轉得真夠快的。我看剛才有人拿手機拍視頻了,回頭視頻在網上火了,帶動了生意,給你算提成。”

  話都沒說完,已經風風火火走到祝嵐行身前,伸手牽人:“小朋友,姐姐給你端了碗芝麻糊,我們一邊吃糊糊,一邊聊天,好嗎?”

  祝嵐行對尤甜禮貌點頭,趕在女孩子彎腰幫他之前,先爬上椅子,端正坐好。

  “謝謝大哥哥,謝謝大姐姐。”

  這孩子的家教真的好。

  尤甜和鹿照遠交換了個視線。

  尤甜走去吧臺后替鹿照遠暫時代班,鹿照遠則在祝嵐行對面坐下。

  “小朋友……”

  十七八歲的少年五官鋒銳明朗,眼角眉梢全是不遜,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陣不能被拘束的風。直到他低下眉,臉上的桀驁變得柔和,帶著些許撲面的溫柔。

  “別怕,安全了。”

  祝嵐行斂下眼,長長的睫毛遮住眼睛中的些許復雜。

  他認識這個人,今天來這里就是為了這個人。

  他垂下的手抬起來,摸到了手腕上的一條鏈子。

  鏈子是銀色的,上邊串著個笑瞇瞇的天使吊墜,當手指碰到天使舒展開來的翅膀的同時,一道名片大小的虛擬屏幕彈出來,懸浮在手腕上方。

  一道除他之外,其余任何人都看不見的小小屏幕。

  鹿照遠還在說話,簡單的安慰太過無力,他試圖更深入一些:“說來你可能不太相信,不過哥哥像你這么大的時候,也被拐子拐賣過。”

  “我相信。”祝嵐行回答。

  “那就好。”鹿照遠怔了下,很快笑道,“那個時候,我也像你現在一樣害怕。是另外一個大哥哥及時發現,三言兩語騙了拐子,救了我。大哥哥救了我,我救了你,等你長大了,厲害了,說不定碰到一個身陷危機,需要你幫助的孩子……像接力棒一樣,人人傳遞,是不是很有趣?”

  祝嵐行安靜地聽完,嗯了聲,微微一笑。

  “很有趣,謝謝哥哥。”

  “這有什么好謝的。”鹿照遠的手放到祝嵐行腦袋上,很親昵地揉一揉。

  不是現在的謝謝,是這十二年來的謝謝。

  謝謝你,讓我恢復光明。

  祝嵐行低下頭,吃了一口芝麻糊,順勢將目光挪到虛擬屏幕上。

  兩天之前,他還二十七歲,失明,在漆黑的世界里生活了足足七年。

  時間自失明以后便沒了意義,他的生命被切割,要么由時鐘上單薄的聲響來,要么由嘴中無味的飯菜來。

  如果沒有意外,這樣的黑暗和孤獨將會持續到他生命的終結,但是毫無征兆,一道模糊的祝福聲響在他耳旁。

  “……又到了每年的這一天,希望小時候救我的哥哥,健康平安,長命百歲。”

  沒等他弄清楚突然出現在耳旁的聲音是怎么回事,暈眩和昏迷相繼發生。

  等到再次醒來,蒙住眼睛的黑暗收斂,五彩斑斕的世界降臨,世界不變,他卻回到了眼睛尚好的十七歲。

  一次昏迷,身體年輕十年,手腕上還系了個會彈屏幕的奇怪銀鏈子,他錯愕地看著上邊的文字,“天堂239代許愿機v0.8”……

  其后居然還貼心地附送了簡單的說明書。

  “天堂1888號分部檢測到人類:鹿照遠,對人類:祝嵐行進行為期十二年的誠摯美好祝愿,特此,批下許愿機一部,輔助兩位實現愿望。”

  “附注:本許愿機為測試版本,若發生意外,天堂1888號概不負責。”

  最初的情況在腦海一晃而過,祝嵐行再看現在的屏幕。

  屏幕只有名片大小,黑色的底,上邊簡簡單單三個圖標,信號格,電池,已經開機按鈕。

  這幾天里,祝嵐行已經大體摸清楚情況。

  日常活動消耗電池電量,活動越劇烈,消耗越快,當電量耗盡,許愿機關機,他也就變成現在這副四歲的模樣。

  至于消耗的電量要怎么補充……

  祝嵐行抬頭看了鹿照遠一眼。

  “我臉上是不是有什么東西?”鹿照遠摸著臉,有點狐疑。

  “沒有。”祝嵐行搖搖頭,又將目光轉向屏幕。

  這兩天已經用各種方法嘗試過了,無論如何,都不能為這個機子充電。直到現在,他坐在鹿照遠對面,始終空蕩蕩的信號格出現了兩格信號,電量也開始緩慢回升……

  鹿照遠似乎覺得差不多了,問到了他的爸爸媽媽。

  祝嵐行條理清晰回復對方,并未自己爭取了最多的充電時間:

  “爸爸媽媽都出差,現在正在飛機上,手機打不通,也沒空來接我。但我記得家里的地址,可以拜托哥哥在下班了后,送我回家嗎?”

  “可以,但哥哥要再工作到晚上六點才能下班。”

  “我等哥哥。”

  一個下午過去,祝嵐行看完了甜品店里的所有雜志,虛擬屏上的電量堪堪充到50%,這個電量開機綽綽有余,但這東西就和手機電量相似,出門時沒能百分百,總讓人介懷。

  回去的途中,祝嵐行又找了個理由磨蹭時間,他打了車,卻假裝記不牢地址,在家附近帶鹿照遠來回繞路。

  天色從淺藍一路跌成深黑。

  祝嵐行走了半天,肚子“咕”了一聲。

  一路牽著祝嵐行手的鹿照遠蹲下來:“是不是餓了?哥哥先帶你去吃晚飯,好嗎?”

  吃晚飯確實能再混點時間,但這樣是不是太耽誤人了……

  祝嵐行微微遲疑。

  鹿照遠以為小孩是累了,直接將小孩舉到自己肩膀上坐著,帶著往前:“坐穩了。剛才我看見一家面館,哥哥先帶你去吃飯,吃完再找。今天一定幫你找到你的家。”

  祝嵐行望了眼人。

  其實鹿照遠也很累。甜品店的生意還不錯,員工沒有休息的時間,一直站著,站了四五個小時,現在又陪他一直走著,走了半個多小時。

  “……哥哥。”

  “嗯?”

  “我想起來了。”

  祝嵐行抬起手,指了前面一條剛才一直沒進去的小路。

  “應該是往這里走。”

  拐到了正確的位置,再向前兩步,就到了家門口。

  祝嵐行從鹿照遠肩膀上下來:“謝謝哥哥,我家到了,哥哥再見。”

  “你先進門。”鹿照遠思慮周全。

  祝嵐行當著鹿照遠的面,開了指紋鎖,進了門。

  但進了門也沒有消失,而是馬上跑到旁邊的窗戶,掀起垂下來的窗簾,墊腳尖扒窗臺,探著腦袋,沖他揮手道別。

  鹿照遠笑了下,擺擺手臂,瀟灑離去。

  視線里沒了人,虛擬屏上也搜索不到信號,無法再充電的祝嵐行方才回轉。

  窗紗晃悠悠飄下來,將室內室外切割分離。

  這是套近乎全白的住所,空間很大,東西很少,幾乎沒有需要手動的電器,全是自動感應,人走到哪里,電器就開到哪里。

  祝嵐行在白色的沙發上坐下來,這里正好對著一架黑色的鋼琴。

  鋼琴擺放在落地窗前,落地窗也被一層白紗給覆蓋,遮去了就在窗外的花園和池塘。

  他低下頭,在恢復成綠色的開機鍵上,輕輕按下。

  剎那,淺白的光波在自屏幕上蕩開。

  像是帷幕的打開又像是帷幕的合上。

  祝嵐行心臟快速鼓噪著,他陷入了缺氧和漆黑似的困厄中,但并非全然無助。

  黑暗劃分成為兩條幽深的隧道,隧道的盡頭,有斑駁陸離的光彩。

  等到遠方的光彩花一樣炸開在眼前,將黑暗全部驅逐的時候,祝嵐行從昏沉中蘇醒過來,他還有很多的暈眩,以及身體被拉扯的撕疼感,但他踉踉蹌蹌站了起來,隨手扯過旁邊準備好的衣服披在身上,循著更多的斑斕的光的方向,摸索過去。

  刷的一聲,窗簾被扯開。

  砰的悶響,落地窗被推開。

  眼前的昏黑的雪花消失了,一片片燈閃爍的紅酒綠將城市妝點,在幽藍的夜色下,竟然有些刺眼。

  他抬起手,修長的五指擋在眼前,再沿著窗戶,疲憊放松似地坐下來。

  “17歲……”

  “不是夢……”

  兩句話后,祝嵐行沉默了。

  好久,才有低低的聲音響在夜風里。

  “要和鹿照遠呆在一起才行啊……”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