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十三星座網!手機版

首頁校園 → 從今天開始做掌門

從今天開始做掌門

寧世久 著

連載中免費

從今天開始做掌門夏炯曲忘生作者寧世久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夏炯一開始以為自己是是爽文男主,因為他穿越異界后不但有了可以來回穿越的強大能力,還繼承了一座門派仙山,后來……他發現他的仙山其實已經是廢墟,長老、弟子死得只剩下小貓三兩只,夏炯和召喚他的仙山長老面面相覷……

0萬字更新:2019/09/27

免費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免費閱讀
  • 評論

從今天開始做掌門夏炯曲忘生作者寧世久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夏炯一開始以為自己是是爽文男主,因為他穿越異界后不但有了可以來回穿越的強大能力,還繼承了一座門派仙山,后來……他發現他的仙山其實已經是廢墟,長老、弟子死得只剩下小貓三兩只,夏炯和召喚他的仙山長老面面相覷……

免費閱讀

  “這就是青華道了?”

  夏炯說,手機對準徑邊古樹,咔嚓拍下一張照。

  一行人加上籠子里一只雞,已經踏上進山的青苔石階。曲忘生走在最前方,三角云箓青旗漂浮在他身后,旗桿頂端長出幾朵碗口大的重瓣白花,花蕊吐珠,大放光明,驅散小徑兩旁紛擾的迷霧。

  夏炯走在三角云箓青旗后,手機咔嚓,又對著旗桿上的白花拍了個照。

  “好像還沒做自我介紹?”他像是個觀光客,興致勃勃同旅伴說話,“我叫夏炯,從蔚藍星來。職業的話……現在是當老板?我開了一個工作室,搞游戲開發的那種,不過我不管事的,只花錢,我還投資了一些研究所,最近搞出來一個神經連接全息。除此以外就沒啥可說的了,你們呢?”

  “蔚藍星……蔚藍星界?”他身后,那青華道外門男弟子皺了皺眉,忽略掉那些聽不懂的話。

  夏炯觀察他,對照蔚藍星上的孩子們,約估他大概十五六歲。

  這位少年里面穿著一件繡著大朵牡丹的類胡服長袍,長袍花色極為炫目,被光一照,泛起寶石般華彩,叫人一看就知道,這絕不是什么普通衣服。

  而青華道那件樸拙無華的花青弟子袍,被少年披在肩上。他已經束發,卻只扎起頭頂幾縷,綁著逍遙巾,巾帶長長,與沒有扎起的長發一起飄在腦后。

  ……不喜歡守規矩,性格可能會比較散漫,夏炯暫時在心里下了一個結論。

  然后他貌似隨意道:“蔚藍星在我們那邊還是挺有名的,你沒聽說過嗎?”

  夏炯先前聽著他們談話,覺得這個異世界可能是那種傳統修真界設定,一個大世界里分成無數小世界什么的。若是如此,異界來客這樣的身份,對于昆源界的修士來說,可能就像外國人一樣。

  在蔚藍星華夏的大部分地區,金發碧眼的外國人挺罕見的。但大家都知道星球另一邊有外國人存在,哪怕新奇,也不會把外國人當外星人。

  這些昆源界的人也是,他們把夏炯當做一個普通的異界來客,只有夏炯自己知道,他這個異界來客,和這里人以為的異界來客,區別恐怕就像外國人和外星人那樣大。

  但夏炯會直說他其實是外星人嗎?

  他又不是傻子。

  “方寸道出版的《三萬諸天》中,并未記載過蔚藍星界這個名字。不過,夏居士你連靈脈霞光都不曾見過,大抵是比較偏遠的地界吧。”這位青華道外門男弟子果真沒有太過在意,思索片刻想不起來,就隨意放了過去,道,“青華弟子張防微,這是我師姐杜漸。”

  青華道外門女弟子杜漸,走在他身后。說是師姐,但她年紀比張防微還小,在夏炯看來,只是小學生的年紀。

  年紀雖小,卻滿面陰霾,不知在想什么,張防微說完后半晌,才心不在焉朝夏炯點了個頭。

  夏炯打量她穿得規規矩矩的花青弟子袍,梳得規規矩矩的雙垂髻,目光從這件弟子袍捉襟見肘的尺寸,掃到努力藏起,但還是被他找到了的縫補痕跡。

  不過夏炯的視線并沒有長久在這些地方停留,即刻收了回去。

  ……看她師弟的穿著,這些仙門弟子再如何也算不上貧寒,總不能說這偌大仙門,幾年都不給弟子發衣服吧?夏炯想,要是窮成這樣,如何養得起前面領路的那位仙氣大佬?這位杜漸小師姐,應該是幼時受苦,一朝富裕后,卻還改不掉節儉習慣的人。

  “抱歉,”張防微也注意到杜漸的心不在焉,苦笑解釋,“杜師姐有一幼弟,拜入浩言長老門下,是內門弟子。她剛才聽三殿下說門中可能有變故,怕是忍不住擔憂了。”

  “三殿下?”

  夏炯問。

  張防微用眼神向夏炯示意走在最后的那個錦衣公子,介紹道:“那是我昆源界俗世大燕朝的三皇子殿下,朱恭靖。”

  夏炯聞言,認真看了看這位三殿下的一身精致的朱紅錦衣,小小地“哇哦!”了一聲。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皇室成員,”他舉起手機,“能合影嗎?”

  “放肆!”走在最后的朱恭靖三殿下冷聲道。

  “不能合影就不能合影嘛,”夏炯訕訕移開視線,“兇什么……唔,那,救我的這位先生呢?”

  他也用眼神,向張防微示意最前方的曲忘生。

  “哦,這位是我青華道最年輕的元嬰長老,”張防微說,“濯清君,曲忘生曲長老。”

  夏炯眨了眨眼。

  “濯清君這名字真好聽。”

  他道,好似無意,曲忘生的背影微微一僵,不過夏炯沒有看到。

  年輕人的注意力,已經被石階小徑一側的巖壁,吸引過去了。

  之前夏炯就有看到,隨著一行人不斷向上攀登,青苔石階兩側的青巖上,一個個龕窟,從涌動云霧中跳了出來。

  不知是多久之前開鑿的窟洞,窟壁上雕琢著一座座仙人像。這些雕像稱不上巧奪天工,但各有各的古樸意韻,小只有夏炯巴掌大,大的用一整塊山巖做基底,高十多米,坐云臺,捧如意,戴彩冠,飛天環繞,頂生日霞,線條圓潤的丹鳳眼半睜半闔,微微抿起的唇角笑意若有若無,它們面龐慈祥,神色漠然,從高處俯瞰下方走過的一行人。

  夏炯曾見過有名的樂山大佛,但和這些仙人像比,就覺得大佛也不過如此。

  他們一路向上,石階小徑邊龕窟本只是零星出現,在路過一個塌落的仙人像后,這些龕窟就變得密集起來,大大小小,沿著石階,遍布山壁。

  這些仙人像倚著參天古木,潮濕邊角蓄滿青苔藤蔓,不知名的小花開在仙人像頭頂,不曾破壞龕窟美感,反而給石雕們增添一份禪意。

  觸摸花瓣的夏炯沾了一手露水,他舉起手機,又放下。

  夜晚光線不好,拍照是在糟蹋這番美景。

  “我青華萬道窟,即便是在三萬諸天,也頗有名氣,”張防微笑容含蓄,為他介紹,“其中最有名的一座龕窟,就是在山門下的七圣潭。那里山壁環繞地穴潭水,成一幽谷,幽谷巖壁上雕刻我人族七圣,是……夏居士你看,已經到了。”

  夏炯聽到了嘩嘩流水聲。

  他往前幾步,看到云霧在這里散去,果真豁然開朗。

  就見山壁環繞,白練般的瀑布嘩嘩落進水潭,水汽氤氳間,七座巨大的青巖仙人像落座譚邊,或坐或臥,或笑或怒,一半身軀浸沒水下,長滿水草,被一群紅尾魚兒當做巢穴。

  靈脈霞光落下,倒映幽潭中。

  “……哈。”

  應該帶個單反過來才對啊!已經把登山包交給張防微背的夏炯,高估著自己的體力,感嘆。

  “這里距離山門就很近了,”張防微繼續介紹,這小子干起導游的活真的很熟練,“七圣潭和山門之間,道路較為平坦,有一片桃花林,桃花終年不謝……”

  夏炯感興趣地向道路另一邊望去,隨他視線移動,另一邊的云霧也跟著散開。

  他突然聳動鼻尖。

  張防微噤聲,所有人都遲疑停步,風送來一陣血腥和火煙。

  既看不到終年不謝的桃花,也看不到青翠欲滴的桃葉,存在于言談里的桃花林已成為一片焦土,只剩下漆黑的枯枝,未滅的火星,和散不盡的硝煙。

  幾具尸體躺在燒成炭的桃枝間,在看清它們……他們前,夏炯就移開了視線。

  死人,是真的死人。

  夏炯有點恍惚,但還未等他澄清心緒,走在他前面的曲忘生就原地一個搖晃,向后倒下。

  “……?”

  夏炯一步上前,將他接住。

  接住后一看,夏炯發現這位大佬目光渙散,臉色蒼白,冷汗潺潺,先吃了一驚,接著反應過來。

  “不是?你暈血?”

  夏炯立刻要把曲忘生放平躺下,可他還沒來得及動作,一聲嘶嘶咆哮突然從旁邊潭水中傳來。

  張防微低呼,一只七八米長的紅磷大蛇從潭水里鉆出來,抬起頭,小眼睛閃著惡毒的光,俯瞰他們,張開長吻,露出兩只比人還高的毒牙。

  “你青華道怎么還飼養這種妖物?!”三殿下朱恭靖不禁叫道。

  “不是!你別亂說!我們沒有!”張防微下意識反駁。

  “喂!重點是這個嗎?”夏炯無奈,“該這么搞你們這個濯清君啊?”

  沒想到大腿竟然如此不牢靠,夏炯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另外三個算得上修士的家伙。

  可三個少年少女只有煉氣期,若不擺道場做法壇,煉氣期修士也就比凡人身體健壯一點。

  紅磷大蛇嘶嘶冷笑,無色毒液從毒牙中疾射出,伴隨而來的,還有蛇口中吐出的腥臭毒氣。

  夏炯下意識背過身,把曲忘生護在后面。

  曲忘生卻抓住他肩膀,雖仍舊面色蒼白,但還是低喝出聲:

  “起!”

  三角云箓青旗迎風而起!旗面忽而擴大,將除曲忘生之外的大小四人包住。

  曲忘生自己則用力扯下旗桿頂端的重瓣白花,一揚手,潔白花瓣隨風散落,一捏指,片片花瓣化芒射出!

  紅磷大蛇抬起頭不過瞬息,就變成一塊塊落回潭水里的碎肉。像是被它臨死前的嘶吼驚醒,不同的獸吼又從山上不同地方傳出,一時間魔氣森然,叫人奇怪這里哪像道門仙山。

  而蛇血腥臭,就算闔上眼,閉了氣,曲忘生也幾欲倒下。

  鶴氅道人咬牙道:“站穩!”

  夏炯連忙抓住青旗邊緣,少年少女也是一樣。

  三角云箓青旗平展于地面,倏地飛起,就像夏炯在奇幻作品里見過的飛毯。曲忘生收回手,不知何時,已經拿住了夏炯的水晶透鏡。

  水晶透鏡放出一線彩光,直射入沉沉霧靄中,打開護山大陣。曲忘生身形一閃,出現在旗桿上,雪白鶴氅飛揚,鮮紅系繩獵獵,他雙目緊閉,往前踏出一步。

  整面青旗剎那化作一道青光,直直沖入云霧中。

  一只手緊抓青旗,一只手護住眼鏡,什么也看不清的夏炯被慣性死死壓住,感覺只過了幾秒,忽然渾身一輕。

  三角云箓青旗已經載著幾人到了青華主峰樸陽,曲忘生先從旗桿跳下,青旗把大小幾人加一只雞抖落在地。

  “就不能叫這東西動作輕一點嗎?!”一屁股摔倒的大燕三殿下朱恭靖罵罵咧咧。

  其他人也暈頭轉向,夏炯扶著眼鏡爬起,抬眼便忘記自己想做什么。

  大火在燃燒,火星漫天飛舞,呼吸間感覺肺腑痛苦不已,仿佛從內部被烤焦。

  火光照映下,尸體遍布太極臺,鮮血浸潤白玉黑巖的裂紋間。

  這里曾發生過一場戰斗。

  這里的戰斗已經結束了。

  煙氣嗆得夏炯咳嗽,他拉上口罩,默然片刻,左右看看震驚呆住的其他人,在心里輕嘆一聲。

  然后他走到僵立的曲忘生身后,伸出雙手,捂住曲忘生死死瞪大,布滿血絲的眼睛。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澳门大小赔